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匪的博客

作文不及格,为匪又出格。悠悠天地间,匆匆一过客。

 
 
 

日志

 
 

整编:CCTV-10《百家讲坛》——孟宪实《玄武门之变》(5-8集讲稿)  

2017-01-04 13:16:21|  分类: 【转摘】:百家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家讲坛》(讲稿)

孟宪实《玄武门之变》(5-8集)

整编:CCTV-10《百家讲坛》——孟宪实《玄武门之变》(5-8集讲稿) - 文匪 - 文匪的博客

(五)秦王破阵

(从太原起兵开始,李世民北败刘武周,东灭王世充、窦建德,给人的印象是,唐朝的江山多半是被他一个人打下的,那么李世民究竟凭借什么取得了这么多的战功呢?取得了这么多的功勋之后,李世民是否得到了朝廷的肯定呢?)

武德二年8月份,就是在刘文静被杀几天以后,唐朝的河东地区,就是山西地区,出现了最严重的危机,山西的最大势力就是刘武周,刘武周现在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是宋金刚,一个是宋金刚手下的尉迟敬德,这两个人是从河北过来的,跟刘武周联合,刘武周获得了一个巨大的生力军,这些人很能打仗,在宋金刚的鼓舞下,刘武周决定问鼎中原,就派宋金刚为前锋去攻打唐朝,结果唐朝在山西的守军,基本上都被他打败了,李渊看到山西的形势很紧急,就派了一个人出任山西的总指挥,这个人就是裴寂。裴寂跟宋金刚作介州那个地方展开了一次决战,如果说是决战呢,可能还有点不合适,那就是打了一次大仗,被宋金刚打得落花流水,裴寂最后的看家本事就是跑得快,一天一夜跑了800里,一口气从介州跑了晋州,跑到了山西的南部,军队也不管了,就造成了唐朝的势力大溃退,这个事件有多严重呢?就等于把整个山西拱手让给了敌人,唐朝面临这样的危机应该怎么办呢?到了武德二年的10月份,皇帝突然出了一个奇招,很奇怪的一个招术,忽然发布一个命令,说什么呢?贼势如此难与争锋,宜弃河东之地,谨守关西而已。这是历史上明确无误的,有这样的记载,说是刘武周这股敌人的势力太强大了,我们难以跟他争锋,现在决定放弃山西,我们仅守关西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李渊想放弃山西,放弃李唐的龙兴之地,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从他这个王令的发出角度能看出问题,他不是对全国宣布的,他让身边的一个叫唐俭的,把这个命令直接送到了李世民所在的长春宫,送到李世民的大本营给李世民看,因为李渊不是不知道山西的重要性,他是知道的,现在朝廷能够解决山西问题的,李世民是最佳人选,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下令,让李世民去打山西呢?收复山西呢?而是用这么一个办法呢?这就跟前面的案件,应该都有关系。如果他直接命令李世民去收复山西,李世民那时候正在刘文静案件的气头上,刘文静跟裴寂的关系大家都知道,而山西的问题就是裴寂造成的,如果李世民说,应该让裴寂承担责任,那怎么办?李渊怎么办?让不让裴寂承担责任,按法律讲,按规矩讲,他就应该承担责任,即使不杀头,总可以免职吧,如果那样,李世民提出这样的问题,李渊真的不好回答,他要保护裴寂,他不能承认前面是错的,可是他又需要李世民出兵,这个办法被他们想出来了,用激将法。

用激将法,我们不要山西了,把这命令下给李世民,看李世民怎么反应,很明显,这是激将自己出马,但是要识破这一点,去跟皇帝没完没了地纠缠,说那让裴寂去负责不合适,我已经决定放弃了,所以,李世民既看到了这一点,他又要装作没看到这一点,他就直接给皇帝上了一封信,上书,讲了一番话,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河东殷实,京邑所资,若举而弃之,臣窃愤恨,愿假精兵三万,必能平殄武周,克服汾晋只要给我三万人马,我保证把河东拿下,他也讲了为什么一定要拿下河东的道理,山西是我们龙兴之地,又是我们的粮仓,怎么怎么样,如果山西失去的话,我们整个北部,就没有防线了,所以,保护关中固然重要,那前提是应该保住山西,给我三万兵马,我来解决山西问题,李世民主动请战。

武德二年的11月份,李世民就率领军队赶到山西,赶到山西的南部,在龙门那个地方,与宋金刚对峙,两军对垒,李世民虽然这年只有22岁,但是,他已经打过很多硬仗了,所以在战略战术上,早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客观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强弱和特点,他就决定,主力部队在这儿坚壁不出,派小股部队去骚扰宋金刚的粮道,因为宋金刚跑得太远了,中间的供给线很长,很容易被打破,在这个地方,他们一共对峙了六个月,将近半年的时间,宋金刚终于支持不住了,开始大撤退,他撤退的时候就是李世民等待和选择的战机,李世民就率领军队攻击,就是追击,一天打八仗,仗仗都是胜利的,那时候宋金刚一路跑,一直跑到介州,不得以,跟李世民作战,当然这次又是被李世民打掉了,宋金刚和刘武周全部跑了山西北部,跑到突厥那里去了,整个山西被李世民收复了。

李世民收复山西,对于新建立的唐朝而言,有多大的意义呢?一个是守住了大本营,山西是他们的龙兴之地,唐朝是从那儿起家的,它从那儿出来的,更重要的解决了唐朝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所以,李世民打败刘武周,收复山西,等于是挽救了一次唐朝,这是李世民历史上立的对唐朝建立的功勋最重要的一次。

到了武德三年的7月份,李世民就正式率领唐朝的军队,去进攻河南,河南这个时候领袖就是王世充。王世充这个人,隋书有他的传,王世充本来是西域的少数民族,他不姓王,姓什么也不知道,后来他跟他母亲改嫁,改嫁给姓王的继父,他就姓了王,王世充有很多特点。第一条,这个人能言善辩,据说朝堂辩论的时候,不论谁有理,肯定他的辩论是占上风的,及时他没理,也能占上风,这是他的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这个人很擅长表演,很擅长政治表演,隋炀帝有一次在雁门被突厥包围了,就发布了一个全国的命令,要求各地勤王,主要各地率领军队来解救皇帝的围困,王世充那时候在哪呢?在扬州,雁门关在哪呢?在山西的北部,距离有多远呢?有这么远,他也率领了一支军队赶赴前线,其实太远了,根本赶不到的,但是他表现出来的姿态非常好,晚上睡觉也不脱盔甲,就那么穿着盔甲睡觉,,一提到皇帝被围,他就会嚎啕大哭,非常伤心的样子,实际上他没有走多远,雁门关的大包围,就被解除了,是被李渊他们解除的,突厥撤了,皇帝就发布新的命令,让大家都回去,所以,这个王世充哭得很伤心,其实他没有投入什么力量,也没有做什么具体的事,但是通过这个活动,他表现出来了。

第三点,毕竟是一代领袖,就是他从不贪小便宜,如果打仗有战利品的话,一定分给部下,所以他的手下的人,还是很拥戴他的,愿意跟他去拼死拼活。

所以,李世民率领的主力部队来进攻河南,王世充当然也是会打仗,就是节节防守,大约也是经过半年的时间,王世充已经被压缩进洛阳城的一个孤城,四周全被李世民给包围了,这个形势当然对李世民非常有利,唐朝要统一中原,这也是在此一举。但是,洛阳这个城市,不太好打,洛阳本来就是一个镇,它同时在隋朝的时候,隋炀帝专门修建过洛阳城,所以洛阳城非常难打,是一个很大的军事堡垒,但是,李世民围攻洛阳,围困了很久以后,洛阳开始开城了,主要是洛阳储存的粮食不够,城里面发生了饥荒,老百姓天天想偷着跑到城外,去弄点粮食吃,饥饿很厉害,很严重,所以在这个时候,王世充或者投降,或者最后失败,那也是指日可待了。应该说这个形势是李世民好不容易打来的,得之不易,可是就在这个情况下,在武德四年的春天,李世民忽然接到了一封信,这封信谁写来的呢?窦建德写来的,河北的窦建德,给李世民写了一封信,说过去大家相安无事,你为什么要攻打王世充?请你们唐朝撤回去,否则我就来了,李世民当然不能撤啊,实际上,窦建德已经率领十万大军从黄河下游,夹河而进,他的军队有船,沿着黄河逆流而上,两边是陆军,阵势很大,有十万军队,号称40万,要来解救洛阳。

李世民现在在洛阳的形势虽然很好,如果单打独斗,他只跟王世充打,这形势没有什么说的,但是现在忽然出来一个窦建德,有生力量,李世民这个军队,毕竟打了半年仗,也是一支疲劳军队,疲军是很容易被攻击的,所以,听说窦建德来了,李世民的阵营里面就乱套了,大家一开会,都主张撤退,不过是往哪撤退的问题,一个说法,干脆先回长安休息休息再说,另外一种说,暂时撤离洛阳地区,看看形势发展再说,撤退成为主要的倾向,将军们都主张撤退,可是,如果撤退的话,不仅李世民半年多的努力就化为泡影,下次再来统一河南,再来打洛阳,是什么情形?就说不清楚了。所以,是进是退,在这个时候对李世民绝对是一个考验,因为如果不退的话,大家说得也很清楚,在洛阳城下,你在这边包围洛阳,人家后面来了一支大军,这就是典型的例外夹击,腹背受敌,特别是新来的窦建德,在河北一连串打了很多大胜仗,消灭了好几个主要对手,现在是乘胜而来,这种军队最厉害。大家紧张了,要撤退,还是要怎么着?这就是考验李世民。后来李世民就在这个时候,跟大家完全不一样,他决定,不能放弃现有的胜利成果,不仅要巩固现有的成果,干脆一并把窦建德拿下,于是李世民就宣布了一个崭新的决定,这个决定就是围城打援。

洛阳城继续包围,然后攻打来增援的部队,怎么打呢?他就派他的副帅齐王元吉继续困守洛阳,他自己率领他的主力部队,只有3500人的精锐部队,星夜赶往虎牢关,在唐朝的词汇中,这个叫武牢关,武牢关,在洛阳的东边,这个地方从东边往西进,是惟一的通道,就在窦建德到达武牢关之间,李世民先到了武牢关,把李家的大旗树在武牢关上。本来窦建德的想法是过了关,一马平川,直接打洛阳,现在李世民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挡住了窦建德的去路,窦建德号称40万大军,实际上10万,10万跟3500,这是什么概念,这是没法比的一个概念,他就被挡在虎牢关下。这个虎牢关地势太险要,如果要进攻,大兵团没法展开,如果不进攻又绕不过去,这是个问题。所以,盾以坚关之下,待了一个来月,被李世民挡在那里。

在这个时候,窦建德的部下也有很多人出主意,其中有个叫凌敬的人就给他献计献策,说现在唐朝的主力全在洛阳,他的后方,就是长安是空虚的,我们现在与其在洛阳这儿跟唐朝主力决战,不如绕道,穿过太行山进关中,去打长安,打长安有两个好处,如果打得好,长安拿下,把唐朝给灭了,如果打得不好,李世民也一定要赶回去支援首都,他不能看着首都陷落,达到了一个围魏救赵的目的,这个计策是很高明的,窦建德的夫人姓曹,叫曹夫人,那是一个巾帼英雄,是可以领兵打仗的,她也觉得这个方案不错,不要在虎牢关这儿跟李世民打,绕过虎牢关去关东,直接打长安,结果窦建德不同意,说窦建德不同意,也不知道他怎么想,大概就想到两条,窦建德的想法,第一,你即使是跟唐朝对决,也是要跟他的主力部队决战,李世民率领的军队就是唐朝的主力,而这个主力,是个疲劳的军队,已经打了半年多了,如果在洛阳前线跟他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打掉了唐朝的主力部队,打长安那也是小事了,这也是他考虑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洛阳很重要,洛阳在那个时代,是有绝对的象征意义,拿下洛阳,那就是拿掉了一个政治中心,谁占领了洛阳,就是占领了政治中心,这个在全国人民心中,它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所以,你看,窦建德的考虑中,还是考虑总体的战略,并没有考虑李世民这支小股部队它能不能拿下的问题,这就说明一个问题,窦建德还是有点轻敌,他还是认为虎牢关这里的唐朝军队太少了,他是可以打下虎牢关,可以扑向洛阳的。

到了4月份,再不能不打了,窦建德摆开阵势,开始进攻虎牢关,李世民还是老战略,坚兵对关之后,看着对方来进攻,拒不出兵,因为那个时候进攻的阵营都要穿铠甲,重装甲兵的话,不仅是人要穿铠甲,马还要穿铠甲,李世民就说,再窦建德进攻我们不要理他,人到中午的时候,就人困马疲乏,那时候他的阵型一定会乱,那个时候就是我们进攻的时候,所以李世民就在关里面吃好喝好,等待那个时机,果然不出李世民所料,窦建德早上来进攻,一直到中午该吃饭了,人也困了,马也饿了,所以窦建德的阵营就出问题了,有的人就把盔甲脱下来,有的人就地坐下来,有的人在争水喝,阵营开始乱了,李世民的军队已经准备好了,说现在可以进攻了,先派一个佯攻的部队,就是宇文士及,带着一支骑兵,从他阵旁掠过,叫掠阵,是佯攻的一部分,你这个军队从他阵前一跑,从他侧翼一跑,看他的阵动不动,就是士兵乱不乱,如果不动,你就冲过去,如果他动,你就乘势进攻,所以这个既是佯攻,也是实攻。结果那个阵营在骑兵一冲击之下,步兵的阵营就乱了,就动了,就开始了进攻。这拨一进攻以后,李世民又发动第二拨第三拨骑兵攻势,那个时候正好是中午的时候,窦建德在大帐里开会,满朝文武在开会,说敌人来进攻了,唐朝进攻的骑兵已经到了,他说赶快散会,准备作战,大家就从大帐里出来,很多朝臣,几十号,上百号的人,这一出来,又出来别的问题了,窦建德同时命令说,骑兵赶快阻拦李世民的骑兵,可是骑兵到达的时候,正好赶上这些朝臣散朝,被他们自己的人挡住了,战争就是瞬间的事情,骑兵没有及时地去挡出唐朝的骑兵,唐朝的骑兵就进来了窦建德步兵的阵营了,那就乱套了,李世民一看,最后决战的机会到了,他像以往所有的作战一样,他一定要亲自上阵,他就率着秦叔宝、程咬金几个人,率领一支小部队,叫卷旗入阵,就把旗帜不打开,卷起来,冲入敌人的阵营,他这支当然是最有进攻力量的,把敌人的进攻阵营穿透,从这边跑到了阵营的后面,然后再展开大旗,这是李世民一贯做法,窦建德的军队回头一看,唐朝已经在那边出现了,知道自己就失败了,所以士兵就争相逃跑,窦建德没有想到他十万大军,就被这3500人就给冲垮了,这是太没有想到的事情,而且在乱军中,窦建德竟然中了一枪,后来成了唐朝军队的俘虏,给活捉了,这个事情就简单了,因为增援的部队是最重要的主力部队,现在被李世民拿下,李世民就押着窦建德来到了洛阳城下,给洛阳城上的王世充看,你的增援军队已经这样了,王世充一看,本来全力以赴,就指望窦建德来,现在他还能怎么样?没怎么样,惟一的选择就是投降,就在武德四年的5月份,李世民的军队正式开入洛阳,洛阳被打下,李世民这一战不仅拿下了窦建德,而且拿下了王世充,不仅统一了河南,而且统一了河北。经过这一仗,唐朝基本上统一了中原地区。

李世民虽然战争胜利之后,立了那么多功勋之后,并不得到朝廷的赏识,他建立的功勋越高,他建立的功勋越多,朝廷对他的猜忌就越多,就越深。所以,资治通鉴有一段说法,很让人伤心但也是事实。说,上每有寇盗,辄命世民讨之,事平之后,猜嫌益甚,这是资治通鉴的一个总结,表明了李世民跟李渊这种关系,是一种什么关系?是一种出力不讨好的关系,出力越多,越不讨好,这就不合理,当事人觉得不合理,我们今天看也觉得不合理,但是在战争中,李世民是很有收获的,有哪些收获呢?我们可以摆一摆。

李世民从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现在成为一方领袖,不论朝廷上对他看法如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大家都得承认,李世民是一个领袖,这个领袖的才干,是在战争中培养的,确实如此。就是在战争中,你看,会碰到很多很多问题,必须由他拍板,大家争论不休,要不撤军,要不怎么着,你这个领袖要拍板。所以,他的领导作风,他的领袖才干都是在战争中培养出来的。后来李世民能够成为一代英主,跟他拥有的这种战争训练,那是关系很深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条,李世民的很多部下,都来源于战争,什么意思呢?其实他具体的一些下面的指挥官,好多都是敌方阵营的,程咬金是吧,秦叔宝是吧,尉迟敬德那更是了,尉迟敬德就是上次打刘武周的时候,宋金刚跑没了,尉迟敬德率领八千人投降李世民,后来就成为李世民身边最重要的一个战将,他身边的一些文臣其实也是在战争中逐渐发展起来的,房玄龄跟他比较早了,杜如晦、长孙无忌,这都是在攻打长安的时候,已经跟了李世民,成为李世民身边最重要的谋臣。所以,战争给李世民带来第二个好处,可以说是战利品,那就是建立了一个干部队伍,这个队伍很重要,不仅是打仗的时候需要这些干部队伍,以后治理天下,其实也是这些人。

第三点,身先士卒,跟大家生死与共。作为一个领袖,他要经常考虑到他的团队,比如他很关心部下,大家荣辱与共,大家患难与共,因为李世民从来在战场上不是一个阵后的指挥家,不是站在阵后,你们这儿打那儿打不是这样,从来在关键时候都是亲自上阵的,这个对战士,对他的部下有什么意义呢?那意义就太大了,说这个人跟你一起生死与共的,这种领袖,你说你对他还有什么要求?他敢于跟你一起去拼杀,所以,李世民的阵营,没有出过叛徒,这跟李世民的这种领导作风,跟他这种性格,在战场中表现出来跟大家生死与共的这种姿态,一定关系密切,大家愿意跟他去死,所以,战争对于培养李世民未来的这个政治家,绝对是大有好处的。李世民建立了这么多功勋,拥有这么好的干部队伍,他以后何去何从,因为朝廷对他的记恨也越来越深,他是退呢,还是进呢,这对李世民来讲,又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具体怎么做,我们下一集再讲,谢谢大家。

(六)太子之争

(太子就是未来的接班人,他为什么要谋反呢?李世民争夺太子的野心已经公开化,那么面对两兄弟你死我活的太子之争,做父亲的李渊该如何平衡呢?关于杨文干事件李渊最后又是如何收场的呢?)

李世民立了这么多的战功,不管别人朝廷认可不认可,他都获得了一个资本,最重要的政治资本,他因为有了这些功劳,他就可以开始考虑一些更重要的政治问题。虽然这不是常识,但是差不多也是规律,对这个国家立功大的人,他就应该占有更高的位置,何况李世民现在的情形,不仅是功劳高的问题,还有个功高不赏的问题,他并没有得到朝廷和他父皇的欣赏,不仅没有欣赏,还对他有种种猜忌,这才是问题更关键的部分,就是他想维持现状,是做不到的,所以,李世民决定他要继续进攻,标志就是打下洛阳之后,拿下王世充之后,李世民对国家的观念,对时局的观念改变了,他开始经营,开始设计,开始一个更重大的计划,就是明确了方向。什么方向?夺取最高权力,要当皇上。

在这个政治体制里面,要么你就永远当一个逆来顺受的臣下,如果你没有抱负,你没有才能,没有干部队伍你这么做是可以的,可是有这么多兄弟跟你拼死一搏,跟你生来死去这么多年,流血流汗的,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所以,李世民前进是带着他一个团队前进,也是他下面人托着他往上走的,所以,要夺取最高权力,要做皇上,有什么证据呢?有证据。

就在打败王世充之后,拿下洛阳之后,李世民在房玄龄的陪同下,去秘密拜访了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有名的道士,叫王远知,他对未来据说能够看破,两个人到了道观,还没有走道跟前的时候,王远知就说话了,说是莫非秦王前来?一定是秦王李世民来了吧?房玄龄就替答,当然是秦王来了,来看望你。然后他就直接说,方做太平天子,一定要好自为之。说你即将做太平天子了,一定要好自珍重的意思,然后两个人就满意而归,这个王远知后来的情景我们就知道了,到了贞观时期,唐太宗曾经公开地写了表扬信表扬王远知,说他在以前就对他有过预告,所以现在他要奖赏他,王远知对他有过一番嘱托,这叫天机不可泄漏,在古代的王朝里,这种事情任何时候发生,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严重的政治问题,是你有政治野心了,才会去那些人,说出这番话,所以这个事情很明显是李世民确定了一个方向,向最高的权力靠近。所以,李世民的阵营就设置了一个具体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夺得太子地位,当未来的皇帝,不是现在当皇帝,是未来的皇帝,想当未来的皇帝,就是夺得现有的太子这个位置。这个有没有风险呢?当然也是有风险的,但是比起夺取他父亲的帝位来讲,这个风险要小得多,有利的条件也多得多。比如说,他跟他父亲,那是没法去评功对比的,父亲做什么他做什么,但是对他哥哥,他就可以这么做,他哥哥都做了什么,李世民都做了什么,可以摆起来,大家对比着看,李世民是有长处,有优势。

李世民最早参与晋阳起兵的时候,他哥哥还在老家,没参与,后来才参与进来的,后来李世民连续建立军事功勋,他哥哥都在朝廷中,也没有参加,那么现在人们都公认李世民功劳第一,都认同李世民有这种领袖才干,有这种功劳,所以可以获得更多的同情,所以李世民他们就锁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取代太子。大家或许会问,一家人,谁当皇帝还不成,反正都是你们家内的事,为什么兄弟之间,甚至父子之间会产生这样的争夺呢?那就是那个权力诱惑力太大了,小权力有小诱惑,大权力有大诱惑,皇帝的权力那是最高级的诱惑,一旦有了这个权力,你这个人和以前就大不一样,甚至父子兄弟,这种伦常关系发生改变。比如说,你们就是一般的兄弟,但是有一个人当了皇帝,他就是你的君主了,你在家庭见面的时候,可以以家礼相见,但是在朝堂之上,你就得跟其他的人一样,三拜九叩,那不仅是个尊严的问题,还有很多权势的问题,你的后代跟他的后代就完全不一样了,你的后代子子孙孙就是臣,他的后代子子孙孙嫡长子的那一系,至少都是皇帝。

不仅是互相的子孙问题,还有追随的那些兄弟,你的部下,那情形也是大不一样,所以,古往今来虽然是亲兄弟,但是最高权力上,也不愿意让步。小利益是可以让的,三块五块的不跟你计较,无所谓的,但是这个是惟一的,是决定你们完全不同利益的,所以古往今来这个争夺没有少过,李世民他们家不过是再次上演一次而已。

武德七年,这一年,唐朝基本上统一了天下,除了边边角角统一大业完成,皇帝也颁布了最高的法令,天下就要正入正规了,这一年的七月份,最热的时候,李渊决定自己去休息,他就到仁智宫山上,他就带着李世民,带着齐王元吉一起上了山,把长安留给了太子李建成,李建成就像监国一样,管理长安的日常事务,皇上也走了,秦王也走了,都不在朝廷里,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一些自己的工作,他就派两个人带着一队士兵,去给自己原来的一个部下,叫杨文干的人,去送一些军事物资,就是盔甲什么的,这个杨能干现在在长安的西北部庆州当都督,是个地方大官,杨文干原来就是东宫的警卫,东宫大家都知道,太子办公的地方,习惯称作东宫,它在皇宫的东边,杨文干跟太子关系好,后来太子就提拔他,出去外任了,做地方的都督,地方都督是一个地方的军政长官,军事和行政上一把手,他们本来平时就有很多来往,比如说,东宫需要一些勇士,杨文干就在地方选拔一些勇士,武功高强的人送到东宫来,现在太子就派两个中级官员,去给他押送一批盔甲,送到庆州去,这种盔甲是战争物资,运送这种重要的战争物资,一定要经过兵部的意思,就是要经过皇帝了,要中央政府批准,你才能运送盔甲,所以,太子向杨文干那儿运送盔甲,是有违党纪国法的,法律不允许的。押送盔甲的人,他本来应该往西北走,忽然到了定州以后,改道上山了,找皇帝去了,向皇帝报告,报告说是太子和庆州杨文干准备谋反,皇帝一听吓坏了,这个太子怎么会想到谋反呢?这个运送盔甲的人他本来就应该是太子的人,结果他跑到山上去告太子谋反,这事真的闹大了,正在休假的李渊还算是很沉着,立刻采取了第一个步骤,就是先控制太子,马上传令,让太子上山,以它事,找了一个别的借口,也不知道什么借口,让太子赶快上山,让仁智宫,皇帝有事情要跟他商量,有事情要跟他商量,让他赶快上山。然后消息传到东宫,太子那边就很紧张,是不是那个送盔甲的出问题,他们也知道,就是送盔甲的人到山上说了什么话,现在皇帝让太子亲自到山上去,很紧张,有的人甚至说,要不然真的谋反,大家说,还是不能谋反,太子谋什么反,还是亲自到山上去跟皇帝说清楚,于是太子就亲自山上了,跑到了仁智宫,要说明自己并没有谋反,他在皇帝面前表现得非常虔诚,痛不欲绝的样子,历史上记载这件事情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奋身自掷,几至于绝,这是一个动作,就把自己跳起来,扑到地面上,叫奋身自掷,跳起来把自己扔下来,几至于绝,几乎让自己断了气,他在皇帝面前表现他是忠心耿耿,绝对没有谋反这样,但是皇帝半信半疑,所以就把太子放到一边去了,又找来另外一个人,叫宇文颖。这个宇文颖是什么人呢?是司农卿,也和皇上到上山一起避暑,这个司农卿,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官,如果有的话就相当于中央银行的行长,管钱的,管物资的,正三品,官很大,他也跟皇帝一起避暑,皇帝跟他说,现在你到庆州去,把杨文干给我叫来,我要向他询问,要了解了解情况。因为太子已经控制下来了,杨文干再通知一下,自然就会山上,皇帝想了解一下,到底有没有过什么事。

可是,这个宇文颖下了山以后,到了庆州,也不知道跟这个杨文干说了什么话,杨文干就真的在那边打起了旗帜,招兵买马,正式起兵,反抗朝廷。这个皇帝又吓了一跳,本来开始很紧张,控制了太子以后,心里稍微放松一点,结果现在问题又出来了,矛盾又激化了,这个杨文干真的谋反了,是不是人家原来报告的那个是真实的呢?所以皇帝心里也不靠谱,没有把握,派别人去镇压,后来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很严重,就把秦王李世民叫来,说杨文干还得你去率兵拿下,李世民说,一个小小的杨文干,还用得着我出马,随便派一个人把他杀了,不就完了,皇帝说了,不对,如果杨文干谋反,确实事连太子的话,事情就可能闹大,所以你必须亲自去,去把他消灭了,回来以后,我立你做太子,这个老太子不行了,不能要他了,但是我也不能像隋文帝那样,亲自把自己的儿子杀掉,我要你哥去做蜀王,到四川去,四川这个地方人口少,兵弱,四川人不会打仗,打仗的水平比较差,如果你当天子以后,当皇帝以后,他要听你的话,你就保留他,如果他不听你的话,四川蜀王也很容易拿下,随便你处分了。这个话是很重要的话,是很重要的信息,就是皇帝在这一刻,决定改立太子。

这时候李世民的心情是什么样?实际上是没有历史记载的,但是我们可以推测到,我想李世民肯定是喜悦万分的,一定是很高兴,怎么高兴法,是唱一支歌还是跳一支舞,我们不知道,肯定很高兴,心潮起伏,热血沸腾,说不定还做了种种设想,以后当皇帝应该怎么当,当太子应该怎么当。

那后来杨文干毕竟是真的谋反了,真的起兵了,这也是个事实,那又是怎么回事?假如说真的杨文干和太子有谋反的计划,太子被抓,杨文干就没法谋反,你谋反还不就是为了太子,还能为了谁呢?现在太子已经在皇帝那儿了,你还捣什么乱?你现在谋反不等于给太子加罪吗?杨文干怎么这么糊涂呢?他糊涂到这个份儿上了吗?不是,不是杨文干糊涂,事情就发生在那个宇文颖身上。

宇文颖本来是受皇帝的指示,去召杨文干上山的,只有他才能够跟杨文干说什么话,激化杨文干要谋反,那一定是宇文颖这个人的通风报信,信息情况不一样。他怎么说的我们也不知道,能猜测的大概有几个方向。比如说,杨文干在那种情况下,他是追随太子的,明显是太子的党羽,没有问题,忠心耿耿,什么情况下,他才可以谋反?真的起兵反抗朝廷?我估计,要么是太子已经被杀,要么太子已经被换,只有两种可能,只有当太子彻底完蛋了,他才拼死一搏,只有这种情况,他才明知道自己势力不够,也要起来比划一下,所以,那个宇文颖才是重要的人物。宇文颖这个人,实际上他是跟秦王的关系更密切,正是因为更密切,他才能传达那样的消息,让杨文干起兵,激化杨文干起兵,杨文干一起兵,太子谋反就做实了。

历史和书一般是这么介绍,说李世民出发了,然后,李渊身边的嫔妃,齐王李元吉,还有一些大臣,都给李渊做工作,做了半天工作,最后李渊同意了,还是回到原来的轨道上,不让李世民当太子了,还是让老太子继续当太子。这种说法太轻描淡写了,为什么呢?如果杨文干谋反,确实跟太子有关系,因为那个确实谋反了,已经证实起兵了,任何一个皇帝绝不可能看着谁在谋反然后置之不理,说这个事不算了,没有这样的事,从来没有,一定是这样的,那怎么可能放任太子去谋反不管,还让他继续做太子呢?不可能。那又是什么事呢?那是什么事迫使李渊发生改变呢?我以为,因为具体的历史史料记载得非常非常模糊,极尽模糊之能事,因为这些材料后来都被李世民整理过了。

第一,如果皇帝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太子谋反也真的不大可能,在武德七年的这个时候,太子跟皇帝的关系,一直亲密无间,就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皇帝对秦王的怀疑那是有的,这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皇帝没有怀疑过太子,为什么呢?一个很简单的证据,就是这件事,皇帝上山去休息度假,派太子监国在长安,这说明皇帝是绝对放心太子的,才会这样把一个国家托付给他,那么太子谋反的动机是什么,太子为什么要谋反呢?太子的位置现在没有受到威胁,只要不受到威胁他就可以按部就班地继承皇位,他现在无事生非去谋反,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谋反的事那么容易做成吗?而且也不像啊,比如说,一般的谋反,他要怎么做,这是有规矩的,或者是有规律的,就是你要谋反,一定要先控制皇帝,最高的当局,你把他控制起来,然后你再假借他的名义,宣布如何,宣布皇帝退位,宣布他继位,宣布军国大事的种种命令,怎么人家李渊皇帝上了山,这个太子在这边阴谋谋反,跟皇帝拉开距离了,才想起谋反,所以这个机会不对,总之,所有的迹象,所有的事实和根据都能证明太子没有谋反。

李渊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各方举证,发现了整个事件过程中,李世民这个阵营,一定是幕后黑手。发现了秦王李世民这个阵营,很密切地参与了这个事情,是他们导致了这个事情后来变成了这个样子,有几个环节,大家都能想到的。

那两个押送武器的军官,山上告变,这两个人没有被杀掉,他们还可以重新审讯,当时情形很危急,所以皇帝没有仔细问,就说真有这事,那好,先把太子控制起来,这是擒贼先擒王的第一招,先用起来,控制大局,现在有了时间从容地询问,你们是太子的人,让你们送盔甲,怎么会山上告变呢?说出真相来,其实很简单,这两个人是被迫上山告变,人家接受了任务,本来把盔甲送到那儿去就完了,结果被秦王府李世民的人把这两人给逮住了,半路拦住了,你们运送盔甲,这是谋反,谋逆,是大罪,这两个中级官员没见过大阵势,一下给吓坏了,那怎么办啊?李世民的人就告诉他,你们两个人要想减轻罪状,倒也可以,法律上是给你们准备了后路,就是你要去告发别人,检举者免于同罪处罚。这俩人吓坏了,那我们告发谁,怎么告发,一切都是按秦王府的人的指示,山上去告变。皇帝开始没有那么深入地了解,后来深入了解了,原来是秦王的人让你们这么做的,李世民的手下还做了很多事,就在这两个人上山告变的,庆州来了一个老百姓叫杜凤举,他也上山了,他也告发太子和庆州都督杨文干谋反,这个杨文干谋反和太子谋反也太不谨慎了,这么多人都知道,那个杜凤举也很容易了解,他的背后到底是谁,这也很容易调查,所以一查就给查了出来,所有这些事都是李世民的阵营背后操纵的结果,皇帝究竟怎么发现秦王府背后的阴谋,有一个人是一个关键,就是秦王府的兵曹参军,叫杜淹。

那个杜淹后来卷入了这个案件中,应该是所有的这些事,比如说,那两个军官上山告变,那个背后具体操作的人,李世民当然在更后面,李世民根本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他在山上面,具体操作的就是这个杜淹,这个杜淹是谁呢?杜淹是杜如晦的叔叔,本家叔叔,这个杜淹也是读书人,很聪明,很会搞阴谋诡计,可以证明,杜淹原来本来是王世充的吏部尚书,手下一个重要的官员,李世民迫使王世充投降以后,拿下洛阳了,李世民在洛阳杀了一批人,就杀了一批王世充的铁杆,其中那个名单里面最开始也有杜淹这个人,因为杜淹是他的铁杆人员,可是他又是杜如晦的叔叔,结果杜如晦就来求情,放了他叔叔吧,虽然这个人不怎么好,我也不喜欢,他跟他叔叔关系并不好,很紧张,李世民还是把杜淹放了。杜淹放了就放了吧,李世民当然也不会在秦王府给他安排一个位置,不会收留他。可是后来传说房玄龄得到了消息,说那个杜淹现在想投奔太子阵营,房玄龄说,这可是个问题,杜淹这个人最擅长搞阴谋诡计,如果他到了东宫,他一定助长那方面的势力,那怎么办?让他来秦王府啊,赶快在秦王府给他安排一个职位,就一下给他安排了兵曹参军,就让这个杜淹来做上兵曹参军,兵曹参军还是很重要的职务,这个人还真的善于搞阴谋诡计,这一次活动,这一次杨文干这个案件,秦王府具体操盘的人就是这个杜淹做的,这都是秦王府的一系列阴谋,这个就是历史上的杨文干事件。杨文干事件是李世民用和平手段夺取太子地位的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李世民镇压了杨文干,回到了朝廷,一看,又变了,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让自己当太子的事也黑不提白不提了,不说了,就像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样,皇帝说什么呢?说你们兄弟啊,哎呀,我真为你们痛心,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要互相攻击这么厉害,这么严重,你们兄弟就不能和睦一点吗?就是以老父亲的名义,给孩子们说这些话。可是这些都是大人了,也不是小孩了,他们要争夺的目标太大,皇帝父亲能管得了吗?管不了。后来就把双方的人,各自处分了一批,东宫的王珪和韦挺,还有秦王府的杜淹都发配,流放远方,流放到四川南部的一个地方去,边州,是各大五十大板,秦王也没什么话说了,因为证据肯定都在朝廷掌握了,在杜淹传里就这么说,秦王觉得杜淹很冤枉,很冤枉,可是,也没有见秦王到朝廷去为杜淹争取,因为以后和以前都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李世民是会为部下争取的,但是这次没有为杜淹争取,只是给杜淹三百两黄金,后来李世民当了皇帝当然立刻就把杜淹从边州召回,这个杨文干事件后来就成了这样,各大五十大板,劝他们继续和睦,就结束了,可是兄弟相争的事情不会结束,李世民这边不会结束,太子那边也不会结束。杨文干事件,把这个矛盾公开化了,大家看得很清楚,要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所以,以后的矛盾就彻底公开化了。详细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下一集再讲。谢谢大家。

 

(七)水火不容

(太子阵营和秦王阵营的矛盾,从根本上说是难以化解的,连皇帝也知道,他们兄弟之间水火不能相容,其他的制造摩擦的事情还有很多。)

李渊作为唐朝的开国之君,他本来有四个儿子,这四个儿子指的嫡系的四个儿子,长子李建成,现在是太子,次子李世民,现在是秦王,第三个儿子叫李玄霸,早亡,现在已经不在了,第四个儿子就是李元吉,那时候,人们一般的称为有一点尊称,管他们叫大郎、二郎、四郎,这样的叫法。现在有三个儿子,分成两个阵营,李世民单独一个阵营,那就是李世民的秦王府为中心的阵营,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共同组成另外一个阵营,双方斗争水火不容。

李元吉跟大哥和二哥情况都不一样,李世民立有大功,有很高的名望,有很多的拥护者,所以,有夺嫡之心,长子,太子李建成,多年的太子,他当然也要保护自己的位置,两个人的斗争,完全可以理解,第四个儿子李元吉,他参与到这个里边,所由何来呢?他为什么后来选择了太子这一党,他为什么不支持二哥李世民呢?所以在我们讲水火不容这一集里,首先要分析的一个人物就是李元吉。

按照新唐书的记载,说李元吉出生以后,母亲就不很喜欢他,原因很奇怪,竟然说是他长得很奇怪,他自己说,长得丑,实际上,后来一直养他长大的,是他的奶娘,这个李元吉因为在太原起兵的时候他不在现场,他跟李建成一起在河东老家,后来才赶往太原的,太原起兵以后,李渊率领主力部队南下攻打长安,就把李元吉留在了太原,作为地方最高的长官,来防守太原。李元吉这个人,有很多的故事,说起来,典型的是一个流氓,是一个无赖性质的人。比如说,他在太原干了一些什么事情,他喜欢射箭,喜欢打猎,他每天会出去打猎,我们现在可能都不懂打猎这件事了,在当时,这样的人物,一个地方长官如果要打猎的话那就是兴师动众,他们那时候的打猎其实就是围猎,跟战场打仗一样,分兵两路,包抄下去,把野兽打出,所以,每次打猎都对民间有很大伤害,对农田有很大伤害,可是他愿意干,他说,他宁可三天不食不能一天不猎,喜欢打猎,喜欢射箭,他最喜欢看的一个动作是看别人躲箭,他就站在城楼上往下射箭,看别人怎么躲这个箭,这不是草菅人命吗?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物。有的时候没有战争,他喜欢做游戏,他就把手下的军队和旁边的人,分成两队人马厮杀,那是打仗玩儿,那不是玩,是真刀真枪的打,结果双方互有伤亡,他自己也有受伤的时候,也要参与这种真刀真枪的游戏中,所以,他的那个奶娘当然很心疼他了,这次受伤以后,就把他当中数落过,你不应该这么干,这是游戏生命啊,大概是这个意思,结果他很不高兴,就让手下打这个老太太,一顿下去打死就把他奶娘,一直养他长大的奶娘,竟然让他手下三下五除二给打死了。

这么一个人物,打仗行不行呢?自以为武艺很高强,但是打仗不行。这么一个人,要品性没品性,要才干没才干,他却有政治野心,他为什么要参与到兄弟之争来?他也有政治野心,这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中国古代这种帝制环境下,谁能当皇帝,不一定,那看谁能夺得这个皇位,说起来都应该是德行最高的人做皇帝,那样才天下人心,归服于你,可实际上的情况呢?很不然,那么,李元吉这个人就是因为他是皇帝的儿子,身在高层,对政治看得很清楚,对这种政治的本质也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他不认为什么一定要有什么政治道德,一定要有什么才干,才可以当皇帝,才可以掌握最高权力,不一定。所以,他做了一系列的事情。比如说,就是在武德元年的时候,李渊刚刚继位,李元吉在山西在太原发现了一密石头,一个天然的石头,说是天然的石头,那上面写了四个字,李渊万吉,这是很好的吉利话,皇帝刚刚继位,在太原发现这么一个瑞石,祥瑞的瑞,瑞石,那是一个好石头,代表了天命的意思,他把这个石头敬送给皇帝,皇帝很高兴,不仅表扬他,还要让李元吉在太原专门做了一个亭子,来讲解在太原发现的这块瑞石,其实这是个小故事,是个小道具,不过是一个政治试金石,他用这个东西来试验一下他父亲的态度,一看他父亲很认真对待这块他发明的石头,哪是天然的石头,就是他做的石头,所以他就知道,他能够做一块石头,他就能做更大的石头,他就能做更大的把戏。所以,在李世民和李建成兄弟之争过程中,李元吉在背后推波助澜是一个极其重要十分关键的人物。为什么呢?因为他也有野心,他的野心也是要获得最高权力。

李元吉的理由是李世民势力大,而且李世民这个性格,这个秉性,其他的因素,都不适合跟他联合,但是他大哥,性格有柔弱的一面,所以呢,他现在觉得他大哥那面是弱的,他跟大哥是握手联合,先对方李世民,先把二哥收拾掉,回头再收拾大哥,就简单了。再有一个理由,他大哥毕竟是当朝太子,是正统的太子,地位合法,跟大哥联手,更容易取得胜利,不过我还发现一套材料,觉得他有这么一个理由,就是在李渊出外当官的时候,他经常带着李世民,带着二儿子出去,大哥李建成是在家里掌管其他的事务,其实是个小家长,李元吉实际上一直跟着大哥,我感觉可能这哥俩在一起呆的时间长,兄弟之间也会有这种问题,就是两个人的感情可能比较好,所以,这些因素放在一起,就使得他决定,还是联合他大哥,他的政策是分两步走,第一步,先联合大哥收拾掉二哥,回头再收拾大哥,这就是他的既定政策。他的这个既定政策,对李建成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为什么?皇帝的三个亲儿子互相这么斗争,如果一比一,这是一种情况,现在因为李元吉的加盟,李建成加上李元吉,就等于二比一,是什么概念呢?在这种政治斗争中,就是一个战略概念,就是一种战略优势,为什么呢?皇帝的亲儿子的事,很多人没法参与这种斗争,包括裴寂,跟皇帝关系那么密切,他在说到太子和皇子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小心谨慎,皇帝家里的事情,不可乱说的,所以,在他们斗争水火不容的时候,很多大臣采取的是旁观的立场,他们家的事,谁好直接参与,所以积极投入的人是很有限的,更多的人应该是,我们现在都能想像的他一定是旁观者,比如像著名的军事家李靖他就是一个旁观者,后来李世民曾经请他加盟自己这一边,他是宣布中立的,为什么呢?还是这个问题,哪一方都惹不得,哪一方胜利了,如果你站错了对,都是要命的事实,这一点道理很清楚,所以在三个儿子互相斗争中,李元吉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他重要呢?他站在哪边,哪边就偏重嘛,比如说,在这种儿子之间的斗争中,最关键的是老爹,谁跟他老爹说话最可能有效呢?其实就是第三者,李元吉,那就是一个战略砝码,他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有利益,因为他可以打一个最重要的旗号,就是我是第三者,我不参与你们的斗争,我是置身于事外的,我要说话的话,也是客观地说,后来皇帝问他,你怎么会这样呢?他说我就是看不惯二哥,大哥多好,大哥又合理又合法,他又老实,人又忠厚,哪像二哥那么穷凶极恶啊,我是看不惯了,才帮大哥说说话,所以他有一个很好的立场,就是看起来公正,看起来客观的立场,这个对于李建成来讲,那就是战略砝码,非常非常重要。

李建成经常听到四弟说的话是我想帮你,我看他总欺负,我看不过眼,从李建成的心里讲,他也有这种想法,我是正统的太子,你现在虽然功高了,功高了不应该震主,你不应该有野心,你功高是为国家立的,你是应该立的,你不能有野心啊,我是一个很受气的角色,他觉得他是很不平的,为什么你要威胁我的地位,不应该,所以,他四弟跟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觉得很受用,心里面是感动的。但是后来的情形看来,情况不纯粹是这样,就是到了最后的时刻,这哥俩绝对对李世民采取最极端的手段的时候,那天晚上,李建成跟他四弟说了这样一番话,这番话很重要,他说,事成之后,就是消灭了二弟之后,我就封你为太弟,太子的太,弟弟的弟,什么意思呢?你就是我的法定继承人,我当了皇帝,然后,你当皇帝,你就是我的接班人,以后这个皇位的班,我不让儿子们接了,我让你这个弟弟来接,因为你对我帮助太大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盟约关系,说出了这番话。而四弟李元吉还竟然坦然接受了,还很高兴,大哥这么诚心诚意,我就领了吧,这个事很悬,很微妙,我认为,这个事情意味着这哥俩的联盟已经出现了问题,虽然不是现在出的问题,现在看起来联盟还很好,未来出问题了,就是李建成已经看出来了,李元吉有野心,李元吉帮自己,不纯粹出于路见不平,他是有自己的目标的,但是他又需要李元吉的帮助,他必须要稳定住他这个重要的盟友,他们的关系还不能破裂,但是,真是把李世民收拾掉以后,这哥俩的关系,一定好不了。你想,你做皇帝,旁边有一个人是你的弟弟,天天等着要接班,多可怕,而且他跟你一起搞过阴谋,一起杀掉了另外一个弟弟,他能不能对你也采取同样的手段呢?是完全可能,实际上这也就是李元吉计划的一部分。显然,这哥俩的联盟,其实背后也是有问题的,只不过是为了眼前的利益,他们真的彻底地站到了一起,共同对付秦王李世民。大概采取如下几个政策,很具体的措施。

第一,制造摩擦,挑起皇帝跟李世民关系的破裂,造成他们冲突升级。都是一些小事,比如说,在太子的阵营中,因为有一些嫔妃,皇帝身边的女人是参加进来的,他们算是一伙的,所以有些活动就是由这些嫔妃们来完成,比如说,尹德妃,尹德妃是皇帝喜欢的一个女人,尹德妃的父亲叫尹阿鼠,因为他有皇帝的背景,他是皇帝的老丈人,所以在长安厉害,威风八面,李世民的手下有一个杜如晦,那是李世民的重要参谋,杜如晦一次下班,从尹德妃她爹的门前经过,尹德妃他们家出来很多家丁,把杜如晦一顿打,杜如晦的手指头也打断了,一顿打,打完以后,尹德妃提前向朝廷,向皇帝报告,说是秦王府的人凌辱我父亲,欺负我父亲他们家,怎么着怎么着,讲了一大堆,皇帝就很不高兴,就把秦王李世民叫来,痛训一顿,打狗看主人,你应该知道,尹阿鼠是什么人物,他是尹德妃的父亲啊,尹德妃你总应该知道跟我是什么关系,打狗看主人,怎么连朕这个位置你都不看,连尹德妃的父亲你都敢欺负,在长安还有人不被你欺负吗?李世民要辩护,要解释不是这么回事,不行,皇帝不听,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你看,这是小事,小摩擦,造成的问题就是这样。

还有一个事情呢,李世民不是秦王吗?秦王有很多的权力实际上,又是权力比较混乱的时候,他就把其中一块土地,有几十顷的良田,赐给手下一个大将,可是呢,李渊身边另外一个女人,叫张婕妤,张婕妤的父亲也看上了这块地,就跟张婕妤说,跟皇帝说说,把这块地赐给咱们家吧,那张婕妤当然向皇帝申请了,皇帝就亲自用手写了一个命令,把这几十顷土地,给张婕妤她爹,可是那个土地已经事先赐给别人了,张婕妤父亲就要夺那个地,人家不给,那个人就是李神通,那是一员大将,不给,他说,这是秦王已经给我的,早就给了,现在为什么我再给你?不给。不给,好,就到张婕妤皇帝那儿去告状,说是秦王把我父亲的土地夺了送给别人,话这么说,本来是先后有一个顺序,事实不是这样,可是皇帝就恼火了,把李世民叫来再训一通,李世民给他解释说,这是之前的事,皇帝的命令是后发的,皇帝更不高兴了,说究竟是你的命令有用呢,还是我的命令有用呢?为什么他执行你的命令,不执行我的命令呢?原话是这么说的,究竟是朕的敕大,还是秦王的教大,秦王发出的命令叫教,教育的教,皇帝命令叫敕,敕大还是教大,你看这个事情,那几十顷土地对于皇家来讲,算个什么事呢?不算什么事,但是这种小事,这种小摩擦,最后会回到一个大原则上,就是皇帝和秦王,到底谁权力大,这就是很原则的事情。然后这件事情对皇帝刺激很大,皇帝既然说出这个话,背后就跟裴寂说,他说这个老二,二郎,久典兵在外,受书生之教,已非昔日之子了,意思就是说,我这个二郎已经变了,不是我原来那个儿子,三个原因。

第一,领兵,总领兵,立功很多,人气就上来了,心气上来了,现在得了;第二,长期在外,跟我这个关系越来越疏远了;第三,有那些书生,读书人教他,把他教坏了,非我昔日之儿子了,这个孩子已经不行了。这个表态很重要,就是说,制造摩擦这个过程中,他们达到了目的,构成了李世民跟他父亲的冲突极其升级,皇帝一旦有了这个印象,有了这个概念,就不容易去掉了。

下一个措施,就是削弱李世民的力量。叫招降纳叛,做工作,削弱李世民已有的力量,就是拉拢李世民身边的人,李世民身边很多人,最重要的武臣,尉迟敬德,还有好几个人,都受过这样的邀请,那个太子亲自给尉迟敬德写过信,要敦布衣之交,什么呢?咱们要建立一个朋友关系,我们是平等的朋友关系,太子这么看得起你,尉迟敬德还没有回答呢,人家太子已经送来了一车金银财宝,尉迟敬德当然就不干了,不要,一车金银业不要,什么布衣之交也不干,还把这个事情跟秦王李世民讲了,你看李世民的反应,李世民说,你应该要啊,并不是那一车财宝重要,你要下来,你就是他们的人了,你就能了解他们内部有什么计划了,李世民想,你去卧底啊,你要下来不就可以卧底了吗?你怎么不要呢?这是第一条。第二条,你不要的话,他说不定下一步给你采取进一步行动那很麻烦的,果然,李元吉就派了刺客来刺杀尉迟敬德,可是尉迟敬德武功多高,那个刺客到了尉迟敬德家一看,尉迟敬德有准备,跑了,没敢动手。这是一种办法,这是收买,虽然收买不成功,但是采取收买的办法。

另外一个,利用朝廷的力量,分化秦王府,把秦王府的人,有生力量调走,比如现在房玄龄,后来就被他任命为朝廷的官员,杜如晦也任命为朝廷的官员,程咬金派到康州去做刺史,去做地方官了,根据唐朝的法律规定,你一旦做了朝廷的官员,就不能再跟原来的王府有联系了,一旦有联系,这就是大罪,人家就要找你的麻烦,分化。总体这个政策可以叫做釜底抽薪。有没有效果呢?非常有效果,搞得秦王府很紧张,一个一个都走了,那不就完了吗?

第三号措施,就是直接攻击,针对李世民采取直接攻击的办法,这个直接攻击有两个故事可以讲。第一个是张亮的故事。张亮是什么人?是郑州人,在河南这个地方很有势力,李世民因为他在河南有势力,就专门把他派驻洛阳,给他很多的钱,资其所有,随便花,干什么呢?拉拢山东豪杰,以防不测,万一关中出问题,李世民就把洛阳打造一个自己的根据地,躲到洛阳去,他这个资其所有,所以,张亮在那个地方势力很大,因为他有很多的钱,所以,李元吉他们可能就感觉到有点问题,感觉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不能找李世民,那就抓张亮,就把张亮抓起来,审问他,在那边有没有阴谋诡计之类的,一种政治审问,打得皮开肉绽,张亮那是一条好汉,打成什么样,不说,坚决不说,没有,什么事也没有,最后这个案子审不下去了,就放了,目标是什么?通过张亮,其实是抓秦王李世民的,这个事情,背后是阴谋套着阴谋的地这事做不成,做不成怎么办?直接对李世民发动进攻吧,这就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个故事地李建成夜饮秦王,就是晚上请秦王来府上喝酒。喝完酒当场李世民就醉了,赶快就回到家里,回到秦王府,吐血数升,吐了好几升的血,这事情惊动就大了,皇帝第二天就来看了,来秦王府看,怎么回事,昨天喝酒喝得,吐了这么多血,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酒不是一般的酒,一定是有毒,这是下了药了,大家就说,下了药怎么没药死?想药死还不容易?多下点不就完了?有可能的一种情形,就是李世民不善于喝酒,不擅长喝酒,就是喝得不多,喝一点就醉,救了他,本来酒里有毒,喝多就中毒,喝一点就吐了,把药带出来了,所以这个事救了李世民一命,这事还真的很悬。

李渊作为父亲,虽然对李世民也不满,对李世民也有防范,但是他还真是不想看到李世民被杀掉,他说你们兄弟水火不容,早晚要出事,算了,干脆我把你们人为地分开,所以李渊就做了一个决定,说你现在准备准备,马上去洛阳,陕州以东都归你管,你可以在洛阳建个天子的旗号,那边半边天就归你管了,你要是久在长安,早晚要出大问题,这样不行啊。李世民当然还是首先要表达不愿意,说我不想离开父亲,要天天伺候在父亲身边,皇帝说算了,别说这话了,洛阳和长安又不远,我要想你我就去,你要想我,你就来,这都很近的,没有关系,你准备吧,这是唐代一件大事,李世民要分都洛阳,皇帝已经做了决定了。分都洛阳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出现两个朝廷了,太子党一听这个消息吓坏了,太子建成和李元吉立刻商量,这个事情怎么办,然后他们的一个结论是,在长安我们有优势,李世民在长安,他就是个光杆司令,一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他在这儿,我们怎么处分他都没有关系,如果他去了洛阳,那就完了,我们就治不了他了,然后两个人一商量,赶快找皇帝说,找大臣去说了,后来这个事情还真的说服了,皇帝撤出成命,不让李世民去洛阳了。什么理由会让皇帝改变主意呢?其实很简单。第一,这个意味着两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分裂,一分为二,国家分裂不是好事情,大臣们一定会跟李渊说,你想想,现在俩人是不打架的,但是皇帝万岁之后呢?皇帝总有那么一天,现在看你面子不打,以后呢?你万岁之后,没你面子了,人家还打不打呢?一定得打,那打的话会怎么样呢?现在还不过是兄弟,你给我点药,你给我一枪,不过如此,那个时候,就是两国交兵,死的就不是一个人半个人,一定是血流成河,所以这个惨景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生,但是一想就能想起来,而且胜败好像也清楚了,为什么呢?李世民势力大,在河南为首都的话,将来也都归他管,半边天,人多势众,经济条件好,关中人少地狭,肯定不是对手,所以你这不是看起来你是分开他们,你这是拉架,不让他们现在打,可是让他们准备了一个更大的战役,以后就是准备了战争啊,所以,这种说服的理由,有根据,有道理,皇帝改主意了。这样的事情一发生,就意味着什么呢?连皇帝也知道,兄弟之间水火不能相容,正在这时,在北方发生了一个乌城事件,匈奴铁蹄,围攻边城乌城,这个战报传到了中央,传到了长安,在那个时候,像这样的战报,这样的军事情报,其实是很多的,是很常见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乌城这个情报却引起了唐朝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轩然大波,具体情况下集再讲。

(八)玄武喋血

(李世民称帝后,他在使用权力的时候非常理性,应该是中国古代皇帝系列中最有理性的一个人,他把那个最高的权力的运用应该是恰到好处。)

上一集讲到乌城之战,实际上是一个战争的消息传到中央,中央决定派李元吉增援乌城。李元吉呢,要求把秦王的军队也调给他管辖,一起出兵。说起来,都是理由冠冕堂皇,实际上,这背后有一个阴谋。什么阴谋呢?李元吉和李建成决定最后下手。

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派李元吉出兵,把秦王府的主力兵将带走,尉迟敬德这些战将,他在战场上就地处分,因为我们都能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旦进入战争状态,指挥官就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他可以找借口杀掉任何一个人都是可能的,而李元吉跟尉迟敬德这些人早就有过节了,早就想杀掉他了,现在李元吉终于当了统兵的元帅,这些人成了手下的将官,那么他在战场上找一个理由杀掉他们太容易了,很容易做到,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为李元吉送行,皇帝一般要亲自出场的,但这一次皇帝不参加了,由太子代表皇帝为李元吉送很,那当然是要喝酒,要吃饭,有饯行的仪式,秦王李世民必定到场,皇帝不在,他们决定在昆明池的饯行会上,杀掉李世民,当然不一定他亲手杀,派人杀,如果一旦杀掉李世民,就控制朝廷,抢班夺权,计划是这样的。可是这么机密的计划,既然走漏了风声,齐王府李元吉手下的一个人,叫王眰,很及时地把这个情报送了出来,直接找到了李世民,把他们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讲给李世民,这就是情报,绝密情报,现在被李世民掌握了,这件事我们也可以看到,对李世民采取釜底抽薪的政策的时候,主要要拉拢李世民的官员,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实际上李世民也做了同样的工作,像这个王眰,这人哪来的,不就是李世民派到齐王府的卧底吗?肯定是这么个事,虽然史书上没有这样的记载,就是王眰来告诉这个重要情报。

李世民怎么办?有点紧张,立刻找大家商量。其实在秦王府内,早就有一种声音,建议秦王府采取极端的措施,解决现在的兄弟之争,可是李世民一直是不同意的,为什么呢?火候不到,李世民说过,这样的一番话,能够真实地代表李世民的心声,骨肉相残,古今大恶,吾诚知祸在朝夕,欲俟其发,然后以义讨之,不亦可乎。所谓的极端措施,就是采取军事手段,消灭兄弟,这就是骨肉相残。李世民知道,这个动作一旦做出来,后果不堪设想,非常非常严重,他说什么呢?历史上从古到今,都觉得骨肉相残是最不堪的,最恶心的一件事,我不能这么做啊,我要这么做,那不是千古骂名吗?现在,尉迟敬德说话了。尉迟敬德说,现在道理很简单,人家就是要灭我们,如果大王再不下决心,对不起,我就得先走了,我得先走一步,我要逃亡山林,以后再也不能侍奉大王了,我管不了这事,我想对你尽忠,但是你又迟迟不做决定,我不能自己就这么受死,交手受戮啊,手绑在这儿,让人给杀了,这我不干,我要逃。长孙无忌,他的大舅哥,那么亲近的人,说你再不决定,我也跟尉迟敬德一样,我也跑了,秦王府是待不了,眼看着灭顶之灾,秦王一看,没办法,那就只好这样,然后说,要不咱们算一卦,看看是凶是吉,真是采取这种行动的话,有没有天命的照应?然后就拿出了算卦的东西,大概是龟骨什么的,就准备算,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人,他就说,这种事情还能算卦吗?占卜以决疑,我们有疑问的时候,有疑惑的时候,我们才占卜一下,如果算一卦说吉,我们就做,不吉我们就不做了,现在这个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吉你就不算了吗?算什么卦?不要算了,开始行动吧。于是,这个定计就完成,就决定在秦王府做的决定,立刻采取军事行动。那他们怎么布置的,怎么计划的?后来的历史记载没有,应该有一个很详细的计划,因为为了计划这件事,李世民派尉迟敬德专门去找房玄龄和杜如晦,因为他们两个人已经不是秦王府的人了,现在是朝廷的命官了,专门去找他,尉迟敬德第一次就找到了房玄龄,说大王有重要事情要跟你商量,你赶快回秦王府,房玄龄他们说,我们可不能回去,一旦回去被人发现了,那就是跟勤王府有来往,那就是杀头之罪,我们现在不敢跟勤王府有往来。回来跟李世民汇报,李世民急了,就把刀摘出来,交给,说你再去,他要来就来,不来就把他头割下来,用我这个刀,这是李世民不定计则已,一定计,你看他就非常坚定,房玄龄这样的人,杜如晦这样的人,如果不执行,也杀掉。那这两个人看,真是下定最后的决心了,两个人就穿上道服,恰恰地潜入秦王府,然后大家一起密谋。

这个密谋真是水平很的,一个很周密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是什么呢?我们后来略微有一点知道,现在学术界的讨论,也是乱七八糟的,什么观点都有,现在根据我的研究,大概他这个计划分这么几个步骤。

最主要的部分,是打伏击,杀掉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这叫擒贼先擒王,斩首行动,杀掉首脑,别的事情就简单了,这么容易啊,那李建成,李元吉就听你摆布,过来一趟,我们把你杀了,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不成呢?不成怎么办?没有按计划,人家没来,或者出别的问题,这完全有可能的。

第二步,控制玄武门。控制玄武门就是控制了朝廷,控制朝廷就控制了皇帝,把皇帝控制在自己手里,这是政变的一般的规则,控制最高的那个人,把皇帝控制了,一切就好办了,一切可以以皇帝的名义发布。

第三步,秘密通知洛阳方面,做好迎接准备。如果长安待不下,有可能的话,就撤往洛阳。我现在考察呢,他大概计划是这么三个部分。

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出现了一个天象,怪事,就是天象出现了异变,发现了一个新的情况,叫太白经天,太白星从天上走了一趟,这是哪天呢?武德963日,出现了这么一个天象。负责天象观察的事情,是有一个专门机构的,叫太史局,太史局的最高首脑叫太史令,当时的太史令叫傅奕,傅奕是唐代历史上一个有名的人物,有点神,这个人很神,因为他掌握天机,天机不可泄漏,他都掌握了。出现太白经天的事情以后,傅奕给皇帝写了一份秘密报告,这份秘密报告写的是什么呢?说的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这个报告一定很长,这是核心的两句话。太白星出现在秦这个地方,因为天文和地理是对应的,西北是秦,太白星出现在那个地方,秦王当有天下,这是一个政治预言。这个报告秘密打给了皇帝,李渊拿了这个报告,就立刻召见李世民,然后把这个报告给李世民看。秦王看了这个报告,立刻就傻了,但是,他幸亏在此之前,提前做了准备,所以,他的应付很高明,一方面,他很悲情地说,他说,他们是想杀我,我在兄弟这事情上,没有一点对不起他们,但是他们还是要杀啊,他们是想为王世充、窦建德报仇啊,我今天就完了,我知道我命在旦夕,我以后也不能再侍奉父皇了,我马上就死了,有违亲情,可是我死不瞑目的是,我怎么见王世充、窦建德这些人,那些我手下的败将,他们看我却是这么个死法,多悲惨,有点死不瞑目,很悲情。为什么他会悲情呢?因为在这个报告里,李世民看到了对方已经决定置他于死地,因为像这样的天机泄露了,当然要收拾你,皇帝不会说,天机告诉我们,天上的星星告诉我们,你要当天下,皇帝你来做吧,我不做了,没有这样的事。从来皇帝要是知道哪个地方出现有什么天命的问题,一定是全力镇压的,这事古往今来都一样,所以要有天命的可能,那肯定干掉你,让你有天命。

李世民除了悲情地讲了一下,我不该死,他们陷害我没道理以外,他立刻又做了第二个反应,是有攻击性的反应,他立刻向皇帝报告,说太子建成,齐王元吉,淫乱后宫。这个是一个核心概念,淫乱后宫,实际上应该是什么呢?实际上可能讲的是就是太子,齐王跟后宫的嫔妃们有染,什么张婕妤、尹德妃啊,大概就是这样。为什么要讲这个事?可以从几个方面去看这个问题。

第一,真的太子跟那些嫔妃们有染吗?真有这个事吗?那后宫的制度,严格得不得了,嫔妃这样高身份的人,不会轻易的一个人到处乱跑乱跳的,她一走就是一大堆人跟在后面,如果她有什么道德上的,作风上的问题,那太容易暴露了,因为她一直在大家的监视之下,太监干什么的?太监本质上他就是管这些娘们的,管这些后妃,替皇帝看着她们,看她们是不是忠贞的,所以后宫的制度是严格得不得了,所以,一直同情李世民的司马光,他在写资治通鉴的时候,他对这个话的解释就是,后宫的制度其实很严,严密得不得了,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是有还是没有,其实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事其实没有。关键是李世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这件事,这是李世民灵机一动的结果,或者是他酝酿已久的结果,他就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成立的一件事,不可能有这个事,绝对不会有这个事,可能他为什么要告诉呢?这是李世民实施他军事政变计策的一个重要步骤,要干什么?要调动太子和齐王,离开他们的老巢,到宫廷里来,这是调虎离山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调动他们呢?秦王已经有天下这个政治罪名已经出来了,现在秦王其实在诬告他的哥哥、弟弟、嫔妃,嫔妃这是什么人?皇帝的夫人,这里面其实最麻烦的事情不是在皇帝那儿吗?如果没这事,那不就是李世民说他老爹戴了绿帽子吗?这不等于当面的羞辱吗?所以李渊一定是恼羞成怒,无中生有,说出这种话来,李渊就上了李世民的当,一生气,一恼火,一拍桌子就定了,明天当庭来对质。

这样的话,明天早晨,必定太子和齐王要离开他的东宫府,离开他的齐王府,到朝廷中来。必定是这样,然后两个人夜里又联系了一次,太子和齐王。齐王这个人很谨慎,齐王还是很狡猾的,他说这个事情很蹊跷,来得很突然,咱们能不能按兵不动?托疾不朝,我们就说自己病了,不上朝,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齐王还是很聪明的,很狡猾的,如果他这个想法被太子接纳了,后来的事情可能说不清楚了。太子说,没有关系的,现在我们的势力这么大,而且军队都准备好了,我们还怕什么呢?我们自己亲自到朝廷去,了解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定的计划是两个人早晨还是要入朝。

第二天,就是武德964日,半夜,李世民率领他100个人左右的亲将,已经埋伏在玄武门附近,天亮以后,太子和齐王只领了很少的人,少部分随从,因为我们应该这个时候了解一下宫廷的结构,这是正面,是太极宫,就是皇帝的宫殿,它的东边是武德殿,就是齐王住的,再东边是东宫,太子住的,太子从他的北门出来,然后在那儿等齐王,齐王从他自己的北门出来能见到太子,然后他们率着小队人马继续往西走,就进那个玄武门,玄武门就是宫廷的北门,因为唐朝的宫廷,它的南部是官衙,是中书省,尚书省那些衙门,那个地方不是宫廷的主要部分,是朝政的主要部分,但皇帝主要驻扎在北边,所以在皇帝这个保卫系统里面,玄武门是最重要的,控制玄武门就等于控制了内廷,就等于控制了皇帝。大概李建成认为,那个玄武门值班的军官都是自己的人,根本出不了问题,从东宫到武德殿北门,再到玄武门,其实距离不远,很近的,他当然没有想到,这么短的路上会出问题,没有想,根本没有想,何况玄武门的军官又是他自己的人,那当然他不知道,李世民事先早把工作做完了。既然是齐王府的官员可以做李世民的卧底,玄武门的军官为什么不可以被争取来呢?后来又一个人叫常合,那个常合就是玄武门的值班军官之一,他原来就应该是太子党,他后来就投靠了李世民。

总之,现在是清晨,夏天的清晨,不知道有没有雾,反正两个人率领小部分亲军,一起来到玄武门附近,还没有进玄武门,就是到达这附近以后,太子河齐王忽然就感到不对劲了,没有发现敌人,但是感觉不对劲儿,感觉这附近好象有异象,有什么情况,要拨马要回,赶快往回走,感觉到有危险了,他们拨马这个动作当然就被伏兵发现了,李世民就现身了,在那儿高喊了一声,叫了一声,历史上具体没有说他叫了什么,是叫大哥,还是叫四弟呢,这一叫呢,还真的就把建成给叫住了,李建成大概没有再拨马继续走,还不如赶快逃就算了,不知道李世民怎么叫的,怎么说的,总之,李建成还真的没有动,然后,伏兵出现了,一看就看得清楚,这是伏兵,有准备的,全身武装,手带武器,这就是杀气腾腾,这是要动手啊。齐王元吉就太紧张了,赶快把弓箭拿出来,就是他拿箭,怎么也拉不开这个弓,怎么搭也搭不上来,想拉弓拉不开,他紧张了,包括这么凶狠的人,其实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出现,对面已经出来人了,全副武装,准备对手动手了。结果他拉不开箭不要紧,李世民的一箭已经射出来了,一箭封喉,太子建成,一箭,一声不响,什么话也不说,栽了,栽下马去,这是玄武门之变,伏击的第一箭。李建成肯定想不到会有这么一箭出来,他不会想到第一箭,就射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箭这么准,也没有想到李世民在这种临阵面前是那么轻松,一点也不慌张,搭箭拉弓很准,所以,一声,闷声不响就栽下去了,然后大家万箭齐发,对准的都是齐王元吉。元吉被射下马,是受伤呢,还是没有受伤,还是怎么样,反正就掉下马去了。

在这个事实,历史上有这么一段记载,很有意思,世民马逸入林下,为木枝所挂(音),坠不能起,就是现在可能发生了一个短暂的混战,这边射了箭,齐王掉下去了,他们自己的随从可能也要还击,就在这个混乱的时候,李世民的马跑了,李世民被马带着跑了,跑到树林里面去了,马被树枝挂住,人从马上掉下来,掉下来,又窝在那个地方动不了,李世民有这么个动作,这是资治通鉴的记载。这是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这个问题?实际上很简单,就是玄武门一箭之后,第一箭射出去之后,李世民的内心,其实还是有变化的,毕竟那是他亲哥哥,不管这个政治对手,这个政治敌人过去有多少的怨恨,他自己也没有原计划怎么样怎么样,但是现在在战斗的当口,他一箭就把他哥哥给眼看着,眼盯着他哥哥,一箭给他杀掉,以至于方寸已乱,心里乱了,就忘了战场现在是什么形势了,就忘了控制马。因为李世民他的骑术,战场的反应,都不会有问题的,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他被马带走了,进到树林里面,然后马被树枝给挂住,他自己从马上掉下来,动不了,你看,多尴尬的一个局面,这不像是一个亲临那么多战场的人,能做出的动作,实际上我们只能从他的动作看,只能是心里起了变化,还是有不忍之心,方寸已乱,被马带走,很巧的,这个马跑到那个地方,正是李元吉逃跑的路线,跑到李元吉旁边去了,李元吉不是没有马了吗?他一看,李世民跑到自己身边,栽下来,动不了,他就冲过去,把李世民的箭拿下来,想用弓弦来勒李世民,两个人就在那儿挣扎,然后这个时候,尉迟敬德从后面就赶到,骑在马上大呼小叫,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这个情景,齐王元吉一看,不行,他可能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他就放弃李世民,拼命往回跑。他想跑到哪儿去呢?想跑到他的武德殿去,他在前面跑,后面是尉迟敬德追,他是步行跑,尉迟敬德是骑马,那这个情况大家是可想而知,但是他没有骑到马上,把他抓住,而是在背后射了一箭,也是一箭毙命。

这里面告一段落以后,李世民立刻命令尉迟敬德去保卫皇帝,这是一个很文雅的说法,什么叫保卫皇帝,其实就是向皇帝去通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想尉迟敬德是全副武装,满身鲜血,跑到皇帝那儿去了。皇帝在干什么呢?正在海池上坐个船,跟裴寂啊,这些宰相在商量事,商量什么事呢?商量今天早上要对质的事,什么淫乱后宫的案子,他们要好好查,我想皇帝在做统一思想的工作,李世民太不像话了,竟然告出这样的事情,一定要严惩不贷,正在做统一思想工作,可能做成不做成我们也不知道,尉迟敬德到了,一身的鲜血,皇帝一看,这本身是违法的,见皇帝是不能带武器的,更不能戴盔甲,等不能弄成这个样子,他不管了,然后大家一看就知道,完了,出了大事了,就问,皇帝最后镇静地问了一声,今天是谁在作乱?尉迟敬德说,太子齐王作乱,已经被秦王率兵剿灭了,现在怕皇帝受惊吓,派我来保护皇帝,这哪是保护皇帝,是吓唬皇帝来了。皇帝就完了,就问裴寂,你们说这个事怎么办啊?裴寂没话说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然后萧瑀他们就在那儿说,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原来秦王就功劳很大,太子他们就没什么功劳,现在已经被杀了,那就承认太子,承认秦王,不就完了吗?然后尉迟敬德有什么要求?尉迟敬德说,赶快命令天下兵马,交给秦王。这就是先交兵权。皇帝没办法,那就交兵权吧,发了个命令,秦王掌管天下兵马,然后让东宫和齐王府,不要再做抵抗了,因为他们在攻打东宫,东宫也很严密,军事力量很强,打不进去,现在皇帝派人去宣布了新的命令,东宫还为谁守呢?皇帝发命令就不守了,放弃了,李世民就把这个太子和齐王所有的儿子,全杀掉了,然后这次事件中功劳最大的当然是尉迟敬德了,就把齐王府所有的珍宝,全赐给了尉迟敬德,几天以后李世民就当了太子,两个月以后,李世民就当了皇帝,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玄武门之变。

故事虽然很惨,但是在历史上,这不是绝无仅有的一件事,本质上说,是这种专制主义的帝制,它没法平衡内部的关系,夺权是必然要发生的,有的夺权斗争和平一点,有的惨烈一点,玄武门之变比较惨烈。但是呢,随后发生的事情,毕竟还好一点,因为没有玄武门之变就不会有贞观之治,很简单,如果李世民不是用这种办法夺权,他就没有权力,他这辈子也甭想当上皇帝,李世民不做皇帝,那就是由太子,或者齐王那儿人做皇帝,他们怎么治理天下我们不知道,但一定不是贞观之治。因为他夺得了权力,他当了皇帝,才有贞观之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玄武门这个兄弟相残的惨剧,后来成了李世民现中一个永远去不掉的情结,他这辈子都没有躲过这个阴影,很多故事都能证明这一点,所以,李世民就必须做一些更好的事情,做正面的成绩,用正面的成绩来减少这个负面的故事的影响。李世民那么发愤图强,那么认真工作,其实跟玄武门之变有关,他想让大家渐渐忘却,或者减少玄武门对大家的影响。李世民后来作为一代皇帝,他在使用权力的时候,非常理性,应该是中国古代皇帝系列中,最有理性的一个人,他把那个最高的权力的运用,应该是恰到好处,我们经常见到的是最高权力的野蛮性,不讲理,但是在李世民运用权力的时候,他是把中国古代政治智慧,我认为,比较充分地发挥了出来。所以,至今我们虽然认为李世民这事做得有点残酷一点,但是作为一代皇帝,我们还是全面、正确、正面地评价他。(完)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