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匪的博客

作文不及格,为匪又出格。悠悠天地间,匆匆一过客。

 
 
 

日志

 
 

整编:晚清中兴名将彭玉麟故事(音画图文)  

2017-02-10 13:15:47|  分类: 【转编】:史海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清中兴名将彭玉麟故事(音画图文)

   南岳衡山你知道,可衡阳美食玉麟香腰,你吃过吗?

       【文匪注】假日闲暇,收听《百家讲坛》音频,打发寂寞时光。今早收听南京师范大学郦波教授的讲座《曾国藩家训(上)》第十集《用人必先知人》,偶尔听到了“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之一彭玉麟的故事,颇受感动,肃然起敬。可叹,行将就木、日薄西山的晚清政坛,居然还有如此“伟丈夫”、“奇男子”!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大厦将倾,独木难支”!特搜集相关资料,并截取该讲座部分内容,转录于此,独立成篇,以彰扬其品格与精神,让更多人了解这一不见中小学《历史》教科书的名将!

郦波《曾国藩家训(上)第十集》(节选)

这个彭玉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他的历史地位,以便让大家对这个人有一个感性的认识。我们都知道曾国藩号称是晚清中兴名臣之首,那么中兴名臣有哪些呢?当时较为流行的说法有两个版本,分别有两个四大中兴名臣。一个就是曾、胡、左、李,就是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和李鸿章。还有一个版本就是曾、胡、左、彭,就是把李鸿章换成彭玉麟。而且当时的人还特别喜欢拿李鸿章和彭玉麟比较。当时流行一句话,叫什么呢?叫李鸿章拼命想做官,彭玉麟拼命想辞官。当然大家这么说倒不是要贬李鸿章,事实上在官场绝大多数人都是拼命想做官的,大家这么说,是想突出这个彭玉麟太奇特了,奇特在哪儿呢?就是他拼命辞官。

彭玉麟拼命辞官,可以说在清代政坛甚至在中国古代的政坛都是绝无仅有的。他一生中六次辞官,第一次是任命为两江总督,他开始安排自己人在各省要务,相当于省长的巡抚,他推荐了三个人,尤其是密的巡抚推荐了彭玉麟。结果他连续三次辞,我当兵的,我不能做。朝廷出乎意料,几次发现他坚决。后来给他兵部侍郎的虚衔,到了同治四年,上上下下只有一个人交口称赞,就是彭玉麟,真正品行高洁,他说“三不要”,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这人是真正三不要的人,越这样的得给最重要的位置。朝廷给他肥缺漕运总督。这个官主管苏浙等八省漕运,最肥的,所有人都向往,他坚决辞。他还是带水军。同治七年,没有官职,他辞虚衔。说自己当初本来在家给母亲守丧,得补。第四次在家守了四年丧,一事引起上下想起他,皇帝要结婚了。大典上得有德高望重的人来做弹压大臣,大家觉得他适合。于是请他出来做。他不好拒绝。只好官复兵部侍郎兼弹压大臣,皇帝结婚结束,他立即辞去兵部侍郎和弹压大臣的职务,连慈禧都感动了。要求得想办法让他担任一个官职。吏部想一着,长江巡阅使。这是临时创立的。每年只需在长江上巡游一下。他接受了。第五次是光绪七年,重要位置空缺。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除直隶总督外,这是第二重要的。所以再加上南洋通商大臣,不得了,可见朝廷倚重。他还不出来。朝廷没办法,这个位置又太重要了,怎么办呢?问左宗棠愿意不愿意,他不客气。愿意。就给了他。

光绪九年,彭玉麟老拒绝理由是军人,给军队的位置干。只有最高的职务,兵部尚书,请他。他还是不肯。几次催促,他几次请辞。几个月后,朝廷以为还是不出山,突然加急上报,内容简单,没给别人,给我吧。这奇怪。从来不要官,第一次主动要。是他晚节不保?还是想通了,还是有其他原因?简单的原因是中法战争爆发了。军人的信仰是马革裹尸,他听到消息,虽然六十九了,但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到前线,镇南关大捷,正是他领导下少有的军事辉煌。中法战争节节胜利。当时主政是李鸿章,他主和,彭玉麟明明胜利,朝廷却主张议和,彭玉麟上书不可和谈的理由。必须一战。但是软弱的清王朝被打怕了,最后还是和谈了。最憋屈了。彭玉麟愤而辞官。一生六次辞官,用实践践行了“三不要”的信念。爱民爱家爱国,想不到晚清有这样的人。

所以很多人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在晚清,这得说到曾国藩的识人。曾国藩请彭玉麟像刘备请诸葛亮一样,真的是三顾茅庐。曾国藩做湖南团练大臣,想把团练绿营一起合练,导致绿营兵变,差点要了老命,他狼狈跑到衡阳去了。他想明白了,要想有所作为,得有自己的队伍。人才最重要。曾国藩清楚,得遍招学生故旧,到处访求人才。

两件事,让曾国藩下决心请彭玉麟出山。一是咸丰二年,彭玉麟成了落第秀才,给杨家打工。一次湖南耒阳有农民起义,商户听说,都跑了。但家业在,杨富商怕没人看,也不知道彭玉麟是奇才,你能不能帮我看家?答应了。彭玉麟看家看铺子,邻居跑了,就他不跑。彭玉麟说我没答应就算了,我答应了,坚决不走。运气好,传说起义军来,实际没来。名声一下来了。第二次起义军又传说来了,他家又跑了,只剩下彭玉麟一个人在家了。能行吗?他发府库之兵器,组织当地军民自守。一身好功夫,剑法出神入化,守住了耒阳城,大家惊奇不得了。县令举荐他为当地绿营把总,结果他留下书信一封,回老家了。这是人才呀。双胞胎守住一座危城,得请他出来。曾国藩想想自己亲自去请,一顾,果然是破屋,穷。但是曾国藩一见,眼前一亮,太帅了。眉清目秀,淡定从容。彭玉麟有外号“雪芹”,人称“雪帅”。这是贫贱不能移呀。结果曾国藩说明来意,出乎意料,彭玉麟断然拒绝。曾国藩在衡阳是湖南团练大臣,无人能比,亲自来请,还一口回绝,这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所以曾国藩败兴而归,但他也有收获。他发现奇怪的事,穷,但在屋子里铺满字画。是自己画的。画都是一个内容,都画的是梅花梅树,他不好意思问,一打听,感动呀。原来有一个故事,彭玉麟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外婆心地善良,救一个拐卖的女孩,他叫她梅小姑,两人同岁,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两人感情越来越深。心底有了对方,但是长大了,这话不好提,辈份不合,外婆反对是因为算命,两人八字不和,坚决不同意两人的事。彭玉麟要回家,父亲在老家,他要回去了,跟梅小姑分别,他发誓不负一生情意,定要回来娶你,是现实不可靠。父亲死了,母亲坚决不同意,张罗着让他结婚,他是孝子,没办法,只好结婚。那边苦苦等待,相思成疾,舅舅作主嫁给了别人。两年收到病逝的消息。彭玉麟心中大悔。后来一生对梅小姑忏悔,要尽一生气力画十万梅花,祭奠。后来妻死了,坚决不娶。一生不再娶。最后用尽一生气力画了十万幅梅花,被称为最痴情的高官。把梅花画绝了,被称为兵家梅花。成了清代画坛双绝之一。他写过诗:“生平最薄封侯愿,愿与梅花过一生。”一生极其节俭,仅一老兵相随,有关梅的诗也是非常多。曾国藩感动得不得了。血性男儿。这正是要找的人,二顾,还没请出来。彭玉麟不出来,理由是守丧。

    曾国藩细细琢磨,想明白,想到法子,一定能请出来。说到他的用人观识人观。一个著名的理论是四个基本原则:一要才堪治民,二要不怕死,三不计名利,四是要耐受辛苦。他还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大抵有忠义血性者,则四者相从以俱至,无忠义血性,则貌似四者,终不可恃。”最重要的是要有忠义血性,这是第一标准。这个忠义血性论不是和平时期提出来的,是乱世中提出来的。彭玉麟是最典型的儒家传统知识分子,最符合他的识人标准。在寻访彭玉麟过程中才提出来的。他想到的方法就是不提任何条件,所以三顾,就讲,他也是在守孝,长谈后,信仰观打动了彭玉麟。彭玉麟一出山曾国藩高兴了。彭玉麟对水军作战有一套,就让他负责水师。洋务运动起点就是从海军开始,正是彭玉麟帮他做。组建起最早意义的海军。这是公认中国最代史上中国海军的缔造者。这与曾国藩的识人有关。用忠义血性请出彭玉麟,实在聪明。用信仰观感动他是太聪明了。像彭玉麟这样的人凤毛麟角,难得一遇-------

网络关于彭玉麟的相关资料

       彭玉麟与同时代的曾国藩、李鸿章/胡林翼、左宗常,并称“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他的其人一生辉煌,军功卓著。为人正、清,且多才华。有“不要官、不要钱、打仗不要命”的“三不要”之美名,且六次请辞官归乡。

   【人物简介】:

   彭玉麟(1816.12.141890.3.6) 字雪琴,祖籍衡州府衡阳县(今衡阳县渣江),生于安徽安庆。清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清末水师统帅、湘军首领,人称雪帅。与曾国藩、左宗棠并称“大清三杰”,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李鸿章)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湘军水师创建者、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官至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

   道光十二年(1832),随父彭鸣九回籍,就学石鼓书院。1853年佐曾国藩,创湘军水师,后主其事,购买洋炮,制造大船。次年,在湖北武汉、田家镇连败太平军水师。1855年初,在江西湖口为石达开所败。后又悉力扩军,逐渐控制长江水面,并参与围攻九江、安庆。1861年由水师统领擢为水师提督。1883年任兵部尚书,受命赴广东办理防务,后以衰病乞归衡阳。光绪十六年农历三月六日(阳历424日),病逝于衡阳江东岸寓所。清廷追赐太子太保衔,赐谥刚直,并于衡州原籍及立功省份建立专祠,同年农历十一月十八日安葬于衡阳县樟木寺。

  彭玉麟于军事之暇,绘画作诗,以画梅名世。他的诗后由俞曲园结集付梓,题名《彭刚直诗集》(八卷),收录诗作500余首。20038月,岳麓书社整理出版《彭玉麟集》(全三册)。20081018日,在央视《寻宝》栏目组录播现场,彭玉麟的《墨梅图》在千余件选送的“宝物”中脱颖而出,荣膺“衡阳民间国宝”。(据《湖湘文化名人衡阳辞典》,甘建华主编)2007年,衡阳市人民政府修葺其位于衡阳市湘江东路的“退省庵”,成为湖湘文化名城之旅游名胜。

   生平事迹】:

  16岁随父回籍。父死族人夺其田,避居衡州府,就学石鼓书院。投衡州协标营充司书,月支饷以养家。衡州知府高人鉴,偶于客坐见其文字,极为称赏,并招其入署读书,旋补附学生员。

  道光三十年(1850年),新宁李沅发起义,从衡州协标兵随往镇压。自新宁、靖州而越境至贵州、广西。事定,拔临武营外委,复归衡阳。旋应富商杨子春聘,赴耒阳为之经理典号。

  咸丰三年(1853年),曾国藩治军衡湘,时丁忧家居,应曾国藩劝邀,创办水师,购洋炮、制船制营制章程。

  咸丰四年(1854年),太平军西征湖南。三月,率水师配合塔齐布陆营,败太平军于湘潭。以功叙知县(正七品)。继北上,陷岳州,升同知(正五品)。八月,率水师攻武汉,焚毁太平军困守汉阳内河战船千馀只。十一月,会合陆军塔齐布部攻田家镇,用洪炉大斧截断太平军拦江铁索,焚毁其船只约3000艘,以知府(从四品)记名。继后,在江西湖口被太平军石达开部乘隙截击,被分为外江、内湖两部,战斗力减弱。

  咸丰五年(1855年)正月,外江船队遭太平军夜袭,败走新堤。经整顿,在湖北同太平军接战多次。时曾国藩困守江西,召往相助。徒步至南昌,募勇造船,充实内湖水师。

  咸丰六年(1856年)正月,败太平军于樟树镇、临江等地,擢广东惠潮嘉道(正四品)。寻攻占建昌、南康。

  咸丰七年(1857年),水陆各营由湖北顺流而下,围攻九江,攻下湖口,使被困湖内水师与外江水师会合,加按察使(正三品)衔。

  咸丰八年(1858年),陷九江,加布政使(从二品)衔。

  咸丰十一年(1861年),创飞划营,抬划船入湖,协同陆军在菱湖一带攻破太平军营垒。陷安庆,授安徽巡抚(正二品)。三次上疏力辞,云:“以臣起自戎行,久居战舰,草笠短衣”,“一旦身膺疆寄,进退百僚,问刑名不知,问钱谷不知”,“且身无学求”,“更虞不胜重任”。清廷以其“真实不欺”,遂改任为水师提督(次一品),复授兵部左侍郎。

  同治元年(1862年),率水师策应曾国荃陆军沿江东下,陷安徽金柱关、东梁山、芜湖等地。继夺江心洲、蒲包洲,进泊天京(今南京)护城河口。曾国荃率陆军倚附水师,驱军直入,逼扎雨花台。

  同治二年(1863年),陷江浦、九洑洲、浦口,断绝天京粮道,合围天京。

  同治三年(1863年),攻陷天京,获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加太子少保(次一品)衔。次年,诏署漕运总督(次一品),又辞。

  同治七年(1868),设长江水师,同曾国藩奏定长江水师营制:“自荆、岳二州至崇明县五千馀里,设提督一员。总兵五员,以六标分汛,营哨官七百九十八员,兵万二千人。”次年春,回籍,因渣江老屋荒圮,于衡州府作屋三重,曰“退省庵”。

  同治十一年(1872年),奉命巡阅沿江水师,见多有弊端,事常摊派,篙师舵工,或不能按桨操舟。疏陈整理事宜,劾罢营哨官180馀人,荐李成谋为提督,奉命嗣后每年巡阅一次。

  光绪七年(1881年)诏署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次一品),再疏力辞,仍留督江防、海防。

  光绪九年(1883年)擢兵部尚书(次一品),疏辞不允。

  光绪十年(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奉旨赴广东办理防务。调集湘军4000人由海道前往,自率随从由陆路到达广州。湘军既集,察看地形,检查各炮台、营垒,整修虎门要塞,加强沿海完备,并在沙角设防,凿山石为炮洞,以便掩护士卒,组编沙户渔船,分守横门、磨刀门、崖门等沿海一带海口。与两广总督张树声协商,就地举办团练,按照陆军规制,慎选营官,勤加操练,短期内训练出一支守土御侮兵力。

  光绪十一年(1885年),法军进犯谅山,窥伺广西,率老将冯子材抗击法军,遣师出粤,遣部将防守钦州、灵山阵地。在镇南关、谅山一战,大获全胜,多次上疏主战,反对和议,疏中有“五可战,五不可和”之语。。未几,和议已成,停战撤兵,他不胜愤慨之至,犹疏请严备战守,以毖后患。是年秋,因病乞归。

  光绪十四年(1888年),扶病巡阅长江水师,至安庆后以衰病开缺回籍。

  光绪十六年(1890年)三月,病卒于衡州湘江东岸退省庵。平生能诗,常气盛言直,别有风格;尤喜画梅,枝干纵横,繁花满树,海内多有流传。赐太子太保,谥刚直,并建专祠。著有《彭刚直公奏稿》、《彭刚直公诗集》。

   人物评价】:

   智仁勇三达德,忠孝节义四美德,集于一身,梅姑之恋更是传为佳话,可谓千古奇人.

   张之洞:“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诏即行,誓翦海中之鳄。”

   曾国藩:“彭玉麟书生从戎,胆气过于宿将,激昂慷慨,有烈士风。"

   胡林翼:“忠勇冠军,胆识沉毅。”

  王闿运挽联:诗酒自名家,更勋业烂然,长增画苑梅花价;楼船欲渡海,叹英雄老矣,忍说江南血战功。

  郭嵩焘挽彭玉麟:收吴楚六千里肃清江路之功,水师创立书生手;开国家三百年驰骋名场之局,亮节能邀圣主知。

  得祖豫州之直,得刘并州之刚,每思击楫中流,慨旧雨凋零,江左功名成一恸;于曾文正则师,于左文襄则友,总是昔时同泽,望衡云黯谈,中兴人物并千秋。 ——李翰章挽彭玉麟

  曾侯之正,左傅之刚,惟公鼎足其间,中兴大业三人杰;宏景无才,长源无识,折我私心所仰,南岳诸峰一老臣。 ——周崇傅挽彭玉麟

  其为气至刚,从孟氏得来,斯称善养;人之生也直,经孔门论定,不惭古愚。——恽炳孙挽彭玉麟

  长江数千里之间,论荆楚将才,惨淡功名全在水;危崖百十寻以上,对梅花片石,轮囷肝胆尚思公。

                                                          ——李篁仙挽彭玉麟

  南岳西泠,大地茅庐两个;吴头楚尾,中流砥柱一人。——高鹏年题浙江省杭州彭公祠

  于要官、要钱、要命中,斩断葛藤,千年试问几人比;从文正、文襄、文忠后,开先壁垒,三老相逢一笑云。——黄体芳挽彭玉麟

  张之洞挽联:五年前瘴海同袍,艰危竟奠重溟浪;二千里长江如镜,扫荡艰忌百战人。

  伟哉斯真河岳精灵乎!自壮岁请缨投笔,佐曾文正创立师船,青幡一片,直下长江,从贼巢夺转小孤山去;东防歙婺,西障湓浔,日日争命于锋镝丛中。百战功高,仍是秀才本色:内授廷臣辞,外授疆臣又辞。强林间猿鹤,作霄汉夔龙。尚书剑履,回翔上接星晨;少保旌旗,飞午远临海澨;虎门开绝壁,悬崖突兀,力扼重洋。千载后过大角炮台寻求遗迹,见者犹肃然动容,谓规模宏阔,布置严谨,中国诚知有人在;嗟夫今已旗常俎豆矣!忆畴昔倾盖班荆,假阮太傅留余讲舍,明镜三潭,劝营别墅,由珂里移将退省□来;南访云凄,北游花坞,岁岁追陪到烟霞深处。两翁契合,遂联儿辈姻缘:吾家童孙幼,君家女孙亦幼。对桃李秾华,感桑榆暮景。粤峤初还,举步早怜跛躃;吴门比至,发言益觉□□;鸳水遇归桡,俄顶流连,便成永诀。数日前于右台仙馆传报噩音,闻之为潸焉出涕,念风物不殊,琴声顿杳,老夫何忍拜公祠。

  史称:玉麟刚介绝俗,素厌文法,治事辄得法外意。不通权贵,而坦易直亮,无倾轧倨傲之心。历奉命按重臣疆吏被劾者,於左宗棠、刘坤一、涂宗瀛、张树声等,皆主持公道,务存大体,亦不为溪刻。每出巡,侦官吏不法辄劾惩,甚者以军法斩之然后闻,故所至官吏皆危栗。民有枉,往往盼彭公来。朝廷倾心听之,不居位而京察屡加褒奖,倚畀盖过於疆吏。生平奏牍皆手裁,每出,为世传诵。好画梅,诗书皆超俗,文采风流亦不沫云。

一生知己是梅花之中兴将帅

    (一)一生为情种梅、画梅、咏梅,视梅为知音,视梅为爱妻。

   彭玉麟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湘军四大名将,与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齐称“中兴四大名臣”。就是他这样一位中国近代史上金戈铁马、驰骋沙场、叱咤风云的人物,却以罕见的痴痴柔情演绎了一场旷世的“梅姑之恋”。“梅姑之恋”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是:彭玉麟小时候曾经住在安徽安庆的外婆家里,最喜欢跟外婆的养女梅姑一起玩耍。梅姑虽然只比彭玉麟大一点点,但是从辈份上讲,她是彭玉麟的小姨。两人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但两人的恋情因为八字不合遭到家长的反对。后来彭玉麟跟着全家搬回衡阳去,他和梅姑不得不忍痛分别,而这一别就是14年,彭玉麟已娶妻成家。在彭玉麟30岁的那一年,他听说舅舅在安庆去世了,外婆和梅姑没有人赡养,于是他赶紧就派了自己的弟弟去安庆,把外婆和梅姑接到衡阳来住。而梅姑来到彭家没多久,彭玉麟的妻子嫉恨彭玉麟与梅姑的关系,唆使彭玉麟的母亲把梅姑嫁出去了。彭玉麟曾经考虑要阻止这件事情,但是因为决断迟了,错过了最后挽回的时机。梅姑出嫁四年以后,死于难产。彭玉麟伤心得捶胸顿足,在梅姑坟前立下誓言,要一生画梅,以万幅梅花纪念她。彭玉麟后来在诗中写到“前机多为因循误,后悔皆以决断迟。”彭玉麟说到做到,他画了整整40年,才完成了以万幅梅花纪念梅姑的承诺,而且他丧妻后终生未娶。他画的梅花:干如铁,枝如钢,花如泪。他辞官隐居期间,一是在湖口的水师昭忠祠旁边建厅,遍栽梅花,号称“梅花坞”,即今天石钟山的著名旅游景点梅花坞;二是在家乡筑“退省庵”,在庵里吟诗作画,画梅数量达万幅余,而且每幅必自题一诗,无一雷同,而句意必有所托。每成一幅,必盖一章曰“伤心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可见彭玉麟对梅姑的爱是那样的刻骨铭心,也可见他这个人的痴情奇绝、遗世独立。看到铁骨铮铮彭玉麟为梅姑一生终不悔的情怀,令人感动,令人敬佩,令人深思。

   (二)才华横溢,匠心独具,以情入画,以情入诗。

   为纪念梅姑,彭玉麟一生画了上万幅梅花图,他所画之梅堪为一绝。他笔下的梅花“老干繁枝,鳞鳞万玉,其劲挺处似童钰”,被称为“兵家梅花”,与文人墨客的梅花相去甚远。他画的梅树,身姿虬曲,铁骨铮铮,古拙苍劲。枝间的梅花,吐蕊绽放,生机盎然。彭玉麟一生虽画了上万幅梅花图,但由于战乱留存世上的却不多。特别是他的“墨梅图”更是冠绝,与郑板桥的墨竹齐名,被称为“清代书画二绝”。入选“衡阳民间国宝”的《墨梅图》就是一幅画梅杰作。该画以水墨绘一老梅蜿蜒横斜,上不见结顶,下不见根底,主干铁骨挺拔,周身苍皮藓苔,枯眼斑斑。虬枝曲折盘环,枝蕊参伍交错,给人以老树繁花、生机勃勃的感觉。画上题诗,让人更能体悟到“儿女心肠,英雄肝胆”的意境。彭玉麟一生画了上万幅梅花图,他在每幅梅花图都题上以梅花寄情的咏梅诗。这些号称“梅花百韵”的咏梅诗,寄托了彭玉麟一生对梅姑的爱恋、思念、牵挂、自己的愧疚和悔恨。如“无补时艰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三生石上因缘在,结得梅花当蹇修”,“颓然一醉狂无赖,乱写梅花十万枝”,“我是西湖林处士,梅花应唤作卿卿”,“平生最薄封侯愿,愿与梅花过一生。唯有玉人心似铁,始终不负岁寒盟”,“阿谁能博孤山眠,妻得梅花便是仙。侬幸几生修到此,藤床相共玉妃眠”,“我家小苑梅花树,岁岁相看雪蕊鲜。频向小窗供苦读,此情难忘二十年”,“一生知己是梅花,魂梦相依萼绿华;别有闲情逸韵在,水窗烟月影横斜”,“自从一别衡阳后,无限相思寄雪香,羌笛年年吹塞上,滞人旧梦到潇湘”,“故园消息谁通讯,玉瘦香寒总不知;驿使未归江路远,教人何处寄相思”等等。这些诗句缠绵悱恻,款款深情,悲怆伤感,字字泣血,感人肺腑,摧人泪下。

   (三)一心一意推动晚清的水师建设,成为近现代中国海军的创始人。

   彭玉麟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早年是个书生,后投笔从戎,加入了曾国藩的湘军。由于他在与太平天国军队的作战中骁勇善战,善于谋略,富于创新,在咸丰三年湘军主帅曾国藩让他创立了湘军水师,购买洋炮,制造大船,训练将士。第二年他率领湘军水师于湘潭之战击败太平军,后随军攻陷岳州,在武汉、田家镇连败太平军水师。后来他率领的湘军水师在江西湖口被石达开打败。于是他整顿水师,配合陆军于大败太平军于樟树镇、临江等地。接着,他率领的湘军水师与杨载福的部队一起攻占湖口、九江、安庆,升任水师提督,兼兵部右侍郎。在攻占天京(今南京)的战役中,他亲率水师策应曾国荃的陆师沿长江东下,堵截天京护城河口。第二年他与杨载福等攻下江浦、九洑洲、浦口,断绝了天京粮道,成为攻陷天京的大功臣。在剿灭了太平天国后,他一心扑在清军的长江水师的建设中,为清军的这支水师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后来长江水师被李鸿章全盘接收,成为北洋水师最主要的力量。彭玉麟成为近现代中国海军的创始人。

  (四)足智多谋、凶悍勇猛、无畏生死。

   彭玉麟长于计谋,应变有方,作战勇猛,善驭部众,在湘军中素著威望。彭玉麟作战时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和无畏生死。史料记载的小孤山之战,当湘军水师进攻小孤山时,太平军“缘岸列炮,丸发如雨”,舰艇若无遮挡,水师官兵不得不思考“避炮子之方”。但试验了很多方法都不奏效。彭玉麟想出一招“以血肉之躯,植立船头,可避则避之,不可避者听之”。他亲自率先“植立船头”,只说一句:“今日,我死日也。义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令怯者独生矣。”于是,他亲率湘军战船勇往直前,直扑小孤山,太平军岸炮齐发,湘军水勇则“出其矫捷之身手,与敏锐之眼光”,能躲则躲,不可躲则成仁,“有俯侧避炮者,皆目笑之,以为大耻”。在太平军的猛烈炮轰下,湘军死伤虽众,但仍然“战两日破之”。彭玉麟十分高兴,写了一首诗:“书生笑率战船来,江上旌旗耀日开,十万貔貅齐奏凯,彭郎夺得小姑回。”并制为诗笺,分送好友。可见彭玉麟真是“日日争命于锋镝丛中”,“百战功高,仍是秀才本色”。

   (五)一生六辞高官,却在年迈时临危受命,抵御外敌。

   第一次是辞去安徽巡抚(相当于安徽省长)之职。当时是在咸丰十一年,彭玉麟官职是安徽布政使(相当于副省级)衔水师统领。曾国藩任两江总都,把所属三个省份的巡抚任给他的三个亲信,任彭玉麟为安徽巡抚。他却一连三次辞谢,其理由是已习于军营而疏于民政,请朝廷勿弃长用短。朝廷真只好收回成命,改任他为兵部侍郎,依旧留在前线督带水师,他这才坦然接受。

   第二次是在同治四年二月,朝廷任命彭玉麟署理漕运总督。漕运,就是解往京师粮食货物的水上运输业。漕运总督掌管鲁、豫、苏、皖、浙、赣、湘、鄂八省的漕政,是众人所垂涎的天下一流肥缺。但他又两次谢绝,理由除了不懂漕政外,又加上性情褊急、见识迂愚,不会与各方圆通相处。朝廷只得作罢。 

   第三次是在同治七年六月,彭玉麟上疏请辞已当了六七年的兵部侍郎。原因是当年从军时,三年母丧只守了一年,现在国家安定,他理应解甲归田,将剩下的两年补满。这次朝廷没有挽留,答应了他的请辞。

  第四次是彭玉麟离职休养三四年后,朝廷又任命他为署理兵部侍郎兼同治帝大婚庆典宫门弹压大臣。待到庆典一结束,他立即上疏请辞署理兵部侍郎。朝廷接受后,又交给他一项差使,即每年巡视长江水师一次。

   第五次彭玉麟是在光绪七年七月,朝廷任命他为署理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两江辖地广阔,又兼物产丰茂,南洋通商大臣一缺更是权大责重,一向非名宦宿臣不能任命。朝中重臣曾国藩兄弟、李鸿章、刘坤一等人都曾任过此职。让66岁的彭玉麟出任两江总督,说明朝廷对他的倚重,但他就是不领这个情,接旨后即上疏请辞,隔日后又再次上辞疏。朝廷无奈,只得把此要缺交给左宗棠。

   第六次是在光绪八年,朝廷任命彭玉麟为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与过去一样,他接旨后即请辞,朝廷未准。不久,中法战争爆发,朝廷命他率领旧部将士并增募新军,迅速前往广东部署海防。他认为此时是临危受命,不宜再辞,便以衰病之躯奉旨赴粤,带领所部驻扎南海前线,整修虎门要塞,加强沿海完备,遣部将防守钦州、灵山。多次上疏主战,战后疏请严备战守,以防后患。中法战争胜利结束后,光绪十一年三月,他便上疏请辞兵部尚书之职,朝廷未予接受。他又于这年八月、第二年八月、第三年七月、第四年六月接连四次上疏请求辞职。鉴于他的执着,朝廷只得接受。

   光绪十六年三月,彭玉麟以平民之身病逝于衡阳城内的退省庵,终年75岁。他死后被御赐为太子太保,建专祠纪念,赠谥号刚直。曾任两广总督和湖广总督的张之洞评之为“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诏即行,誓翦海中之鳄”,并为他写下一首五言长诗:“神州贯长江,其南际涨海。江海幸息浪,砥柱今安在……”

   (六)一生廉洁奉公、刚正不阿、无私无畏、疾恶如仇。

   彭玉麟早年家境孤寒,父亲去世早,尝遍了人间冷暖,仕途也坎坷不顺。他对官场腐败深恶痛绝,下决心不与腐败官员为伍。彭玉麟是靠战功成就自己的事业的。他任长江水师提督治理水师及兵部尚书的时候,秉公办事,疾恶如仇,严惩恶势力,甚至不惜得罪清廷高官大红人曾国藩和李鸿章。曾国荃是曾国藩亲弟,彭玉麟发现曾国荃的陆军部队纲纪废弛,还抓住了曾国荃手下的两名吸鸦片的战将。曾国藩是彭玉麟的恩师,对他可谓恩重如山,但是彭玉麟却不顾师生情谊,毅然提笔三次弹劾曾国荃,致使曾国藩大怒写信给他责问自己弟弟到底哪里得罪了他。有一年,彭玉麟路过安庆,忽然有老百姓拦马喊冤,状告当地恶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鸿章的堂侄儿,仗着权倾朝野的李鸿章的势力横行乡里、夺人妻女,当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经调查,彭玉麟掌握了足够证据,把李秋升抓来审讯,李秋升竟然藐视彭玉麟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供认不讳。彭玉麟断然下令:“此人不除,安庆难安宁。”这时,李鸿章的堂弟李奎赶来求情,纵有李鸿章这张王牌,也未能使彭玉麟网开一面、刀下留人。彭玉麟任职期间还先后弹劾处置了腐败无能官吏一百余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个外甥曾任知府,由于贻误军机也被他杀了。他的所作所为在当时的民间流传下一句佳话:“彭公一出,江湖肃然。”彭玉麟在去世前将为官几十年的官俸、养廉、经费等等加起来上百万两的收入全部捐出来做了军费。

   彭玉麟身为大清名将、朝廷重臣,一生不慕名利、不避权贵、不治私产、不御姬妾。虽然一生六辞高官,却在国家危难之时,抱着年迈多病之躯,临危受命,抵御外敌。一生画梅吟诗,纪念与他相恋早逝的梅姑,痴情重义,终生不悔。在权贵当道、腐败之极的晚清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年间,成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清廉、正直、淡泊、重情重义的名臣。正如他自己所述:“臣素无声色之好,室家之乐,性犹不耽安逸,治军十余年,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身受重伤,积劳多疾,未尝请一日之假回籍调治。终年风涛矢石之中,虽甚病未尝一日移居岸上”,“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归”。

 “三不要”将军

   彭玉麟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被称为中兴四大名臣,以“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的“三不要”美名而著称于世。彭玉麟的同时代人,曾任翰林院编修的著名学者俞越称其为“咸丰、同治以来诸勋臣中始终餍服人心,无贤不肖交口称之,而无毫发遗憾者”的唯一一人”,评价之高,足见彭玉麟名声之重。

   彭玉麟以一介书生投身湘军水师,由于他智勇双全,在攻打田家镇、湖口等战役中屡立战功,便逐步擢升至水师统领,成为湘军水师统帅。先后被朝廷授为金华知府、广东按察使、安徽巡抚、太子少保、漕运总督、水师提督、兵部右侍郎、署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晚年功成告退,光绪十六年病逝于家。清廷赠以太子太保,谥号刚直。

   彭玉麟为清朝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其节操道德,尤其是其爱国情怀,很值得我们称道赞许的。

   一,“不要官”,彭玉麟早年投入湘军水师之初,即以“不受官”自许。曾国藩率领湘军镇压太平天国,水师实为其首,而彭玉麟作为水师统帅,可谓战果累累。每次大胜之后,曾国藩总是向清朝廷出面保奏彭玉麟升官,朝廷也不断以官职来提拔他,但他每次都总是不受命。同治四年(1865)三月,清廷欲任命彭玉麟为漕运总督,漕运总督在当时是天下第一肥缺,多少人梦寐以求,谋之不得,而彭玉麟却视之如草芥,二次上书请辞,自称“臣以寒士来,愿以寒士归也。”对于彭玉麟固请力辞不愿为官的行为,清廷很感奇怪,当时官场里的人也极不理解,甚至有人出面向清廷建议,以他不受命,近乎矫情而处分他。曾国藩闻讯,出面为他说情,他说:“查彭玉麟自咸丰三年初入臣营,坚与臣约,不愿为官,嗣后屡经奏保,无不力辞,每除一官,即具禀固请开缺。咸丰十一年,擢任安徽巡抚,三次疏辞,臣亦代为陈情一次,仰邀允准。此次亲奉恩旨,署理漕运总督,该待郎闻命悚惶,专折沥陈。顷来金陵,具述积疾之深,再申开缺之请,臣相处日久,知其勇于大义,淡于浮荣,不愿仕宦,份出至诚,未便强为阻止。”清廷看了曾国藩的这篇奏折,才冰释狐疑,准予彭玉麟之所请。人谓求官非易,而彭玉麟却以辞官为难!太平天国和捻军相继失败后,清朝的统治又恢复了暂时的宁静。彭玉麟功成告退,向清廷请求辞官回乡补行守孝。清朝看他情恳意切,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同治八年(1869)春,彭玉麟回到衡阳,仍旧居于他发迹前的三间小屋之中。三年后,清廷命他检阅长江水师,又命他进京朝见,任为兵部右侍郎,彭玉麟仍不就职。南归后,自筑一房于衡阳湘江边,名曰“退省庵”,以表达他无意功名利禄的情怀。其后,他又先后辞谢两江总督和兵部尚书的高官。当时为人较为苛刻,喜欢议论人的文人王闿运在其日记中说:“雪琴辞官还山,朝命优渥,许其一年一巡长江,江湖二督为供张。雪琴此去,使京中王公知天下有不能以官禄诱动之人,为益于末俗甚大,高曾、左一等矣。”彭玉麟这种屡屡“不要官”的行动,在人欲横流,腐败污浊的封建官僚中,卓然清新,可谓出污泥而不染。

   二,“不要钱”,也是彭玉麟的一大美德。他一生不治产业,治军严,律已更严,尽管位居高位,始终坚持了一条“不要钱”的生活准则。咸丰四年(1854)冬,彭玉麟率湘军水师配合陆师攻陷了太平军的要地田家镇后,清廷奖给他4000两白银,他却转而用于救济家乡。他在给叔父的信中说:“想家乡多苦百姓、苦亲戚,正好将此银子行些方便,亦一乐也。”还要求他叔父从中拿出一些银两在家乡办所学堂,期望为家乡“造就几个人才”。他要求自己和家人却甚为严苛。当他得知儿子花费2000串铜钱修葺了家中老屋之后,即去信严辞斥责:“何以浩费若斯,深为骇叹。”说他一贯将“起屋买田视作仕宦之恶习,己身誓不为之。不料汝并不来信告示于我,遽兴土木;既兴土木之后,又不料汝奢靡若此也。外人不知,谓吾反常,不能实践,则将何颜见人!”其实,他儿子修葺后的老屋也不过是三间土墙瓦屋而已。同治三年(1864),他曾说过:“顾十余年来,任知府,擢巡抚,由提督,补侍郎,未尝一日居其任。应领收之俸给银两,从末领纳丝毫。……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彭玉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按清朝制度,凡文武官员于正式薪俸之外,由国家另行发给养廉金一份,于离职之日一次发给,以奖官守,并杜绝贪污。据此计算,彭玉麟自咸丰五年至同治元年,七年之间,应得养廉银二万一千五百余两,但他分文不取,全数上交国库充作军饷。彭玉麟考虑到他一个人这样做可能使人怀疑他沽名钓誉,因而又请求曾国藩出面向朝廷说明。曾国藩则说:“查彭玉麟带兵十余年,治军极严,士心畏爱,皆由于廉以率下,不名一钱。今因军饷支绌,愿将养廉银两,悉数报捐,由各该省提充军饷,不敢迎邀议叙,实属淡于荣利,公而忘私。”曾国藩之所言,确不为过。

   三,“不要命”,彭玉麟以打仗不怕死闻名于湘军。咸丰四年(1854),彭玉麟刚刚出山,即率领左营水师参加围攻岳州之战,遭到太平军猛将曾天养部的拦击。在激战中,彭玉麟“奋不顾身,右肘中弹,血染襟袖,仍裹创力战”,被誉为“勇略之冠”。次年七月,彭玉麟在移军屯口途中与太平军遭遇,所坐船桅杆被太平军炮火击中,船在江上打转,他并不慌张,旋跃入部将成发祥的舢板中才脱离危险。事后,当时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在奏折中称赞“玉麟忠勇冠军,胆识沉毅,坐舢板督战,被击断其桅,神色不变。”成丰十年(1860)五月,曾国藩在向朝廷报告军情时称:“查彭玉麟管带水师,身经数百战,艰险备尝”,并赞扬其“任事勇敢,励志清苦,实有烈士遗风”。被曾国藩以“烈士遗风”赞许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湖南新宁人江忠源,另一个就是彭玉麟。江忠源早死,而彭玉麟的勇敢不怕死,更为湘军各将领之冠。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光绪九年(1883),中法战争爆发,法国殖民者加紧侵略越南,矛头直指我国西南,全国上下抗法呼声日益高昂。清廷于5月谕李鸿章去督办广东军务,但李滞留上海不往,在边疆危机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清廷于是改命彭玉麟为钦差大臣督办广东军务。当时年已68岁,并已告老家居的彭玉麟,在民族危机严重的关键时刻,不顾年高体弱,慨然应允,立即募兵4000人开赴广东虎门附近驻守。行前他向清朝廷上书表示:“畏首畏尾,其如外侮日肆,凭陵何哉!臣德薄能鲜,不知兵,尤不谙陆兵,调度水师三十余年,我行我法,惟秉诚实无欺之血忱,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爱国御侮之情怀,跃然纸上。

   彭玉麟的一生,以其言行基本实践了其“三不要”的诺言。后任湖南巡抚,时任湖北布政使的陈宝箴在悼念他的挽联中写道:“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是生平得力语,万古气节功名都从此。”在与他同时代的封建官员中,诚为不可多得也。

 雪帅彭玉麟

   在晚清政治人物中,彭玉麟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与之并称“大清三杰”的曾国藩、左宗棠虽然也被称作“镇压太平天国起义的刽子手”,中学历史课本上毕竟还提到他们兴办洋务、抗击外侮,尤其左宗棠以垂暮之年收复新疆,至今“左公柳”余荫犹存,而曾国藩更是为后世读书人所称道,据说国共两党的领袖毛泽东、蒋介石对他都有很高的评价。而彭玉麟的事迹却很少流传,原因大概两方面,其一,熟悉太平天国战史的人都知道,湘军陆战方面对太平军负面居多,而水战胜率则超过七成,其人在镇压太平天国时期任湘军水师统领,手上只怕“沾满了太平军将士的鲜血”;其二,其人风骨刚介,在湘军内部也不为同僚所喜,与曾国藩胞弟曾国荃、晚清另一位重臣李鸿章等人颇多抵牾,功成名就后多次辞官不就,于污浊不堪的晚清官场中独树一帜,时人多讥之“孤洁自矜”。但综观其人其事,无论是军事才能还是文采人品,彭玉麟都足为一时翘楚,完全值得吾等后辈研究学习。

   彭玉麟字雪琴,人称雪帅,自号退庵堂主人。他的父亲彭鸣九做过“合肥梁园镇巡检”,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派出所长,但就是这么一个品级很低的武官,却得到当时的安徽巡抚李翰章(李鸿章之兄)极高的推许,于彭鸣九死后亲自做传,“推为皖中循吏之最”。然而彭鸣九英年早逝,加之为官清廉也没有留下多少遗产,而族中一些坏人又对孤儿寡母横加欺凌,所以彭玉麟在故乡湖南衡阳度过了自己悲惨的少年时代。彭玉麟就读于衡阳城中石鼓书院时,“旧袍敝冠、三餐不继,然介然自守,未尝有饥寒之叹”,他的弟弟彭玉麒则尚未成年就跟别人去远方学做生意,多年不通音讯。面对窘境彭玉麟只得放弃学业,在军营中谋了一份相当于文书的职业,聊以奉养寡母。然而美玉始终不同于砾石,在这期间,彭玉麟遇上了他生命中第一位伯乐——时任衡阳知府的高人鉴,一个偶然的机会,高人鉴在军营中看到了彭玉麟写的一份文书,对他的文才与书法大加赞赏,后来又招揽为门下弟子,自此,彭玉麟的人生路途才算顺畅了许多。但如果止于此,彭玉麟最多只能是衡阳城中一介名士,通过科举之路谋一份官职,像父亲一样尽管贤能干练却只能终老乡间。但历史就是这么奇妙,一场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起义,把湖南的一群优秀知识分子推上了历史的前台,曾左彭胡,晚清的“中兴四大名臣”全部出自湘军,所以,乱世对于他们来说,更相当于一场机遇,尽管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战争永远过于残酷。

   彭玉麟参与的第一战却不是对阵太平天国,而是对付湖南新宁的李沅法,一场不过几百人的小暴乱,很快被平息,彭玉麟在此战中崭露头角,被授予蓝翎顶戴,却辞官不就,去湖南耒阳的一家当铺做了管账先生。恐怕此时,知识分子的那份傲气依然在他心里根深蒂固,对靠杀人来博取功名的武将行径显然不屑一顾。只是他自己也想不到,几年之后,他还是会走上这条路。咸丰四年(1854年),太平天国锋芒正盛,腐朽不堪的八旗兵节节败退,曾国藩回乡筹办团练,有人举荐彭玉麟,彭玉麟正居母丧,不应。曾国藩书曰:“乡里藉藉,父子且不相保,能长守丘墓乎?”这话说得很有水平,彭玉麟慨然应征,43岁的曾国藩与38岁的彭玉麟这次相遇对风雨飘摇的清朝乃至中国历史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恐怕他们自己也预料不到。

   彭玉麟治军极严,湘军水师中,他的坐船是一条插着红旗的快艇,巡视各处,来去如风,营中三不准“斗殴、赌博、抽鸦片”,如有违者,轻则笞杖数十,重则人头落地,因此彭玉麟治下,军纪在湘军中堪称第一,远胜于以金钱醇酒美人为饵诱部卒死战的曾国荃所部。虽然兵者诡道,胜无常法,但高下优劣,一目了然。曾国荃破安庆,诱杀太平军降卒万余人(《投名状》中庞青云之举便由此演义而来),次破江宁,再演屠城一幕,人送外号“曾屠夫”。彭玉麟忍无可忍,致函曾国藩,“为公千秋清誉计,当大义灭亲耳!”曾国藩无奈,虽回书口气颇硬,“阁下于十一年(1861)冬间及此次(1864)皆劝鄙人大义灭亲。舍弟并无管、蔡叛逆之迹,不知何以应诛,不知舍弟何处开罪,阁下憾之若是?”,私下里,也很把他那钱胆包天的九弟一通狠训。连顶头上司的老弟也不放过,雪帅之刚直可见一斑。

   彭玉麟为人“不受官,不私财,不要命”,彭玉麟历任湘军水师统领、安徽巡抚、兵部侍郎、兵部尚书等职,官越做越大,他却弃之如敝履。晚清大名士王闿运曾说“公旦夕军中,未尝一日息,也未尝一日官也”。意思是彭玉麟尽管身被朱紫,却始终没有真正做过官,彭玉麟能辞官是出名的,扑灭太平天国起义之后,他忙不迭地连上数道奏折,恳请解甲归田,为慈母守丧终制,朝廷拗不过他,只得准了他的请求。古往今来,除去那些根本未曾出仕的隐士高人,从来只见恋栈禄位之衮衮诸公,不见潇洒归去之谦谦君子,有这份心胸与气度者,唯雪帅等数人而已。身居省长兼军区司令(巡抚)、国防部部长(兵部尚书)等要职,俸禄不可谓不丰厚,而且无须刻意索求,来自下属的“心意”“孝敬”恐怕也会如雪片般飞来,彭玉麟却廉洁自守,坚持着年少时粗茶淡饭、布衣蜗居的传统,自身的俸禄与来自朝廷的赏赐多随手散给家境困窘的部下,或用于地方的公益福利事业,他的弟弟彭玉麒善于生意,后成为富甲一方的巨商,也生性淡泊,乐善好施,兄弟二人一生散银无数,至今在地方传为美谈。更为可贵的是,彭玉麟从不以银钱结交同僚,为个人铺就一条通行官场的关系网,各朝中大员,纷纷以得雪帅手幅为荣,却难收其片言只字。雪帅辞官回乡之后,清廷为表嘉勉之意,特设“长江巡阅使”之职,每年巡视长江沿岸一次,有先斩后奏之权。雪帅到处,贪官污吏闻风丧胆,李鸿章有个亲侄恃其叔父权势,气焰熏天,一贯欺男霸女,雪帅查得实情,邀请李氏子上巡江船“述通家之好”,李氏子昂然而入,问及“可曾霸占民家妻女”,李氏子居然点头应允,“确有此事!”雪帅大怒,令属下笞杖数百,安徽巡抚闻言急忙赶来疏通,雪帅已密令属下枭其首级,随即寄书权倾朝野的李鸿章,“令侄坏公家声,想亦公所憾也,吾已为公处置讫矣。”李鸿章恨得牙根痒痒,却还得回书答谢。雪帅此举,大快人心,却势必于朝野四处树敌,终雪帅一生,与其相互期许推重者,王闿运、左宗棠、张之洞数人而已,连对彭玉麟有知遇之恩的曾国藩也因为乃弟之嗜杀贪财而与彭玉麟几近交恶,这大概也是彭玉麟一生毁誉参半被同僚目为矫情的重要原因吧。以彭玉麟的风骨,实在不适合在乌烟瘴气的官场中生存,他能做到那么大的官,除去个人才能超群的因素,恐怕更多的也是历史的一种误会。彭玉麟的“不要命”,更彰显了文人投笔从戎的一种淡定与血性,彭玉麟与太平天国交手多年,太平天国初期战力之强悍,正史多有记载,而早期的杨秀清、石达开,后期的陈玉成、李秀成都堪称第一流的军事人才,与他们对垒,彭玉麟身先士卒,多次蹈死求生,以“吾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令怯者独生”为勉,汉阳之战,彭玉麟坐船被击沉,于水中浮沉之际,幸得部下操舟急救助其脱困,待要上船,却拽不起他,原来水下有人抱其双腿,双双救上船一看,却原来是同船之舵手,部下怒斥之,彭玉麟笑道:“这时候他只顾自家性命,哪管什么统领不统领!”,正是凭借这份过人的胆勇和治军的严明,彭玉麟才能率领湘军水师从死人堆中杀出一条血路,直至携湘军众将把太平天国亲手覆灭。后彭玉麟以古稀之年应张之洞之邀出山,主抓两广军事,却完全因为忧于国事——其时法国侵越,虎视我国广西边境,雪帅筹划经年,所部原湘军名将冯子材不辱使命,镇南关大捷中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在晚清对外战事中,恐怕也只有左宗棠收复新疆可与之媲美。可叹的是,主掌朝政的李鸿章等人急于媾和,于形势大好之时与法方签订条约,事实上承认了法方对于越南的占领,创造了世界外交史上的奇闻。彭玉麟忧愤不已,终于一病不起,于光绪15年(1890年)去世。

   彭玉麟工书善画,尤精于画梅,所画梅花风骨凛然,虬枝如龙,花似血溅,人誉之为“兵家梅花”,时人多以为神品。传说彭玉麟困居衡阳之时,邻家有女名梅仙,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她爱慕雪帅的才华人品,便托媒致意,愿执帚以从。所谓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彭玉麟自然感佩不尽。可当时雪帅家徒四壁,求一饱而不可得,只好将婚事延后,以图来日下聘。可恨老天爷不肯成人之美,没多时,梅仙病逝,雪帅直欲泣血,遂发誓一生画梅一万本,以报答梅仙厚爱。其诗也多慷慨沉郁之作,以其为人之孤拔,当多四顾茫然知音难觅之感,故以诗画寄托内心,抒发英雄难挽国之将倾之愤懑,也属真情流露。

   雪帅行事,大抵如此,使人追慕之余,直想浮三大白。斯人已去,空留绝响,不知后世诸生,有几人能钩沉历史长河,沿袭雪帅之铮铮铁骨?

 

 

http://image.hnol.net/c/swf/2010-05/01/22/201005012219435131-2455980.swf

 

晚清名将彭玉麟是个什么样的人?

        晚清名将彭玉麟有大清三杰,清末中兴四大名臣之称,为湘军水师的创建者和中国近代海军的奠基人。这样一个人物,其军事能力无需多说。

       彭玉麟不仅仅只是一位名将,同时也是一位痴情种子。彭玉麟一生钟爱梅姑一人,虽然因为梅姑是外婆家的养女,两人迫于礼教压力分开,但是彭玉麟对梅姑的爱却丝毫没有减少。

        梅姑嫁人后因难产去世,彭玉麟悲痛异常,甚至有过殉情的想法。后来虽然因为水师主帅的责任阻挡了他的步伐,但是他却用自己的一生去纪念着梅姑。彭玉麟原本和梅姑一样,已经和另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但是在梅姑去世之后,心中强烈的哀思,却让他选择了放弃与自己的妻妾居住在一起,而是选择了在梅姑的坟前修了一座宅子,从此过着寡居的生活。

        他一生以“梅”纪念梅姑,就算公务再忙,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也会画一幅梅花,以寄托自己的情思。这个习惯,在他人生的后四十年中从未中断。就算在他七十多岁临死之前,他也仍然坚持用颤抖的手,握笔描绘梅花。他一生所作梅花高达十多万幅,每一幅画都见证了他的痴情。

        彭玉麟还是一个刚直不阿,淡泊名利之人。他一生被人称为“三不要”将军,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他行军打仗只为了国家,为了保护百姓。这种大公无私的情怀,让他将名利都抛在了一边。

晚清名将彭玉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领导水师作战无数,履立大功,朝廷也多次奖赏他,提升其官位。但是彭玉麟每每都会严词拒绝,就算后来难以拒绝,他也会想方设法的辞官。除此之外,面对朝廷下发的巨额奖赏,他每每都将其用于自己的家乡建设,资助贫困的百姓。自己家里却很少动用,有一次他的儿子用朝廷的赏银修缮了一下家中的老宅,还惹来了他的一段怒骂。

        彭玉麟是一位嫉恶如仇的好官。他任长江巡阅使治理水师及兵部尚书的时候,秉公办事,疾恶如仇,严惩恶势力。当时彭玉麟发现曾国潘的弟弟曾国荃军备废弛,军中甚至还有两名吸食鸦片的江理工,当即就上书弹劾。

       曾国荃是曾国藩的弟弟,而曾国藩正是当初一力邀请彭玉麟来创建水师之人。不仅如此,后来彭玉麟每每立功,曾国藩必定会上书为其请赏。按理来说,彭玉算是曾国藩的门生,不应该如此对待他的弟弟。但是彭玉麟却实实在在是这样的一个性子,尽管后来曾国藩书信前来,他也不改初衷,仍然坚持弹劾曾国荃。

       说实话,大清在末年之时,能得这样一位清官猛将,实在是大清参与的国运保佑。

铁骨柔情赋梅花

       彭玉麟虽然是一位将帅,但是却有一个非常文艺的爱好,那就是爱梅、赏梅、画梅,他视梅花为自己的知己、爱人。他一生画了十多万幅的梅花,在世的时候无论公务多么繁忙,深夜他总会提笔,痴情的描绘一幅梅花。就算走到人生的末路,受病痛折磨的彭玉麟,仍然坚持画梅,即使那个时候的他拿起画笔的手都是颤抖的。

        他之所以对梅花如此痴迷专注,全是因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名叫梅姑,是彭玉麟的初恋,也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

        梅姑是外婆家的养女,与彭玉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虽然两人互相钟情,但是因为礼教的原因,最终还是分开了,各自婚配。梅姑在嫁人四年后,因为难产去世。彭玉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痛彻心扉,有意殉情而去,但是却被身上统帅水师的责任牵绊。所以他发誓此后每日作一副梅花,以纪念自己逝去的爱人。

       两人的痴情,一直都受到世人的欣羡和赞扬。他们敬佩彭玉麟的痴情,羡慕梅姑能得此真心之人。

       彭玉麟对梅姑的痴情,便是对他妻子和妾室的绝情。自从梅姑去世之后,彭玉麟为了纪念逝去的梅姑,便终日与梅花相伴,甚至将自己的宅邸建在了梅姑的墓旁。自此之后一人寡居,将自己的妻子丢在了一旁。

整编:晚清名将彭玉麟(音画图文) - 文匪 - 文匪的博客

晚清名将彭玉麟路铁骨柔情赋梅花

晚清名将彭玉麟作品(十万之一梅花)

    彭玉麟祭

烽烟四起入江湖

披肝沥胆杀强弩

宏愿细描花朵朵

十万梅枝祭小姑

 

        【注】:彭玉麟自幼与梅小姑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成年后,父母为其成亲,没有让他娶梅小姑,梅小姑相思成疾而逝。彭将军发誓画十万朵梅花祭奠爱人,最终完成。上图是其中一幅。

整编:晚清中兴名将彭玉麟故事(音画图文) - 文匪 - 文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